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11章

    

柺杖杵地。“爸,您先消消氣......”沈光景忙拍撫著老爺子的脊背,恨鐵不成鋼地瞪視著沈驚覺。“爺爺,三年期已滿。”沈驚覺嗓音沙啞,逐字逐句地說,“您答應過我,隻娶白小小三年,三年期滿,是繼續是離婚,隨我心意。”沈南淮臉色一白,如遭雷劈。三年來,在白小小那乖孩子的陪伴下,他每天過得都開開心心的,一千多個日子彈指之間,他都沒意識到期限已經到了!“現在,我選擇結束這段婚姻,和我真正愛的人在一起,您不該...而此刻的唐俏兒,正隨意地束了發髻,以一支玉步搖做點綴,天青色的戲服加身,水袖如流雲舞動,正在給唐樾唱崑曲《牡丹亭》。

一雙杏眸似泣非泣,嬌媚無骨入豔三分。

一曲作罷,唐樾情不自禁地鼓掌,含笑的眼裡儘是寵溺。

“不錯不錯,三太教得好。這要放在古代,直接就能封為貴妃了。”

“誰要當個妾啊,我要當就當女王,自信放光芒。”唐俏兒一秒破功,手指頭掰得哢哢作響。

“怎麼沒有?要沒有,我們也不會多出三個後媽來了。”唐樾無可奈何地苦笑一聲。

唐俏兒垂眸收起水袖坐在大哥身邊,想起三位太太,神情有些晦澀。

“俏俏,這三年裡,她們都很想你,很關心你。私下裡不少向我打聽你的情況。”

“大哥,你想說什麼?”

“俏俏,當初你離開家,獨自去異國他鄉做無國界醫生,我知道其實你更多的,是在跟爸賭氣。”

唐樾抬起手臂溫柔地攬住她的肩,俊朗的眉宇攏起一絲哀愁,“可是我們的父親就是這樣的人,我們無法選擇。

更何況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沒有缺點的,哪怕是你愛了許多年的沈驚覺,你和他結婚三年不是一樣發現他有很多毛病嗎?”

唐俏兒鴉羽般的睫顫了顫,握住了細腕上清涼的玉鐲。

“隻是不同的是,你可以選擇離開沈驚覺,但你永遠無法斷絕和父親的血緣親情,既然斷不了就試著接受吧。

更何況爸他很疼愛你,還有三位太太,她們也是善良的人,這些年來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從沒有哪個有僭越之心,我可以用我的人格給她們擔保。”

其實,唐樾並不知道。

因為一件事,早在兩年前,唐俏兒就已經在心裡默默接納她們了。

*

韓羨為沈驚覺包紮好傷口就退出了房間。

沈驚覺一想到金恩柔又哭又鬨又砸東西的樣子就頭疼,記憶裡他的白月光溫婉乖柔,小鳥依人,怎麼也不可能做事這麼失分寸。

男人歎了口氣,也許人總是會變吧。

但不管如何,金恩柔是他的青梅竹馬,那段最晦暗絕望的日子是她陪他走過來的,她是他的執念。

他說什麼都要娶到她。

又忍著疼批了會兒檔案,沈驚覺目光不經意又落到了放在沙發上的西裝上。

他起身走過去,把衣服拎起來細細端詳。

雖然他和唐樾身高差不多,但他的肩比唐樾寬一點,身板也比他厚實一點。

怎麼看,都像是他的尺寸。

“真難看。”他冷嘲了一聲。

幾分鐘後。

沈驚覺把西裝換上了。

他站在穿衣鏡前照了照,又抬了抬胳膊,竟然無比合身,做工半點不輸高定大牌!

那個土裡土氣的鄉下女子,品味竟然這麼好?

這時敲門聲傳來,吳媽進來給他送熱牛奶。

“哎?少爺,您竟然穿了少夫人送的衣服?少夫人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的!”吳媽神情難掩喜悅。

在這個沈家,人人都不當白小小是回事兒,除了一手把沈驚覺帶大的吳媽。

“你說什麼?”沈驚覺猛地一怔。

“您穿的不是少夫人送您的嗎?沒錯是這件啊......這件是一個月前少夫人托我去裁縫店取的,她當時還讓我保密來著,說這是她準備送給您的生日禮物。”

生日禮物?沈驚覺呆呆杵在原地。

可離他的生日,明明還有一段時間!

“吳媽,我知道您和白小小關係不錯,但她畢竟已經離開了,您不用事事再向著她說話了。”沈驚覺眉眼涼薄。

“少爺,我是從小看著您長大的,要說這沈家我真心向著的人,除了您找不出第二個!”

吳媽走過來看著鏡中英俊無倫的男人,目光意味深長,“少夫人說,製作衣服的週期長,這一針一線都是她親手縫的,麵料也是她親自挑選定製的,連釦子都是開模自己做的。

她平時忙於家庭瑣事,每天隻能抽一點時間去裁縫店趕製,所以提早一個月就做好了,怕你發現一直把它藏在衣櫃裡。”

沈驚覺隻覺胸口像被悶捶了一下,難以置信地用力睜著眼睛。

“您要不信可以看看領標,那還秀著您的名字呢。”

沈驚覺迅速將西裝脫下丟在沙發上,就像這衣服燒起來了一樣,“我們已經離婚了,她對我做過什麼我也沒興趣知道,您回去休息吧。”

“少爺,您為什麼要和少夫人離婚呢?少夫人多好的女孩啊,對您又是死心塌地的......”

“死心塌地?”

沈驚覺扯著肺發出冷笑,“死心塌地得剛離開我就對彆的男人投懷送抱?”

“少夫人怎麼會......”吳媽驚愕。

“都說沒有個三年看不透一個人,這話,真是不錯。”

沈驚覺狠狠咬碎了對白小小那若有若無的念想,全身血液都衝上了頭,“既然根本沒真心為什麼裝出一副非我不可的樣子,她以為這樣我就能和她日久生情嗎?

以為我沈驚覺很好騙由著她拿捏是嗎?!”

“少爺,我覺得這裡麵一定有誤會。少夫人對您感情有多深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吳媽搖頭惋惜,走過去把西裝疊好。

“好了吳媽,彆說了。”

“您錯過了少夫人,終有一天會後悔的。”

*

唐俏兒本想睡個懶覺,結果生物鐘讓她五點就醒了。

因為往常這個時候,她該給沈家人做早點了。

現在她不用再浸在油煙裡給一大家子人做飯,不用再看沈家人眼色。

真好!離婚爽飛了!

唐俏兒簡單洗漱後換上緊身運動裝,去彆墅後身的湖裡劃單人劃船板。

湖岸花香鳥語,唐俏兒搖動雙臂,優美有力的身姿從如平鏡的湖麵迅速劃過,留下一圈圈漣漪。

運動完畢,吃過早點洗漱後,唐俏兒精神飽滿地下樓。

林溯見大小姐出現,眼睛都看直了。

今天的唐俏兒盤起了長發,依舊畫著精緻明豔的妝容,巴掌大的小臉如上乘美玉,眼波盈盈,肩披黑色長西,內搭一條紅蕾絲連衣裙,玲瓏浮凸的腰身和一雙修韌美腿都令人心馳神搖。

“嘿,口水吸一吸。”唐俏兒走到他麵前打了個響指。

“呲溜——”林溯窘得滿臉通紅,“大小姐,您、您真美。”

“好歹也是我大哥身邊的首席秘書,能不能彆一見美女就一臉癡漢樣。”唐俏兒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

勞斯萊斯座駕駛向KSWORLD酒店。

美若天仙的女老總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了餐廳裡,明明是那麼賞心悅目的頂級美女,所有員工卻像老鼠見了貓,連大氣都不敢喘,誠惶誠恐。

有了昨天的教訓,今天哪個也不敢偷懶了,酒店大理石地麵擦得光可鑒人,所有食材全都是最新鮮的。

唐俏兒視察了一圈,稍作指點後就回到了辦公室。

“我這兒暫時沒什麼事了,阿溯你去我大哥那吧。”

“我不用在回去了。”林溯笑眯眯地說,“唐總說了,以後讓我跟著您了。我就是您的秘書。”

“什麼?!”

唐俏兒美目微瞠,“我大哥說今天要送個禮物給我,不會......就是你吧?!”

林溯眨了眨大眼睛點頭。

整活!

大哥真會送禮,送她個大活人!

見唐俏兒半響不知聲,林溯有點慌了,“大小姐,您不會嫌棄我是個二手秘書,不收我吧?”

唐俏兒唇角一抽,“二手個屁......那叫有豐富工作經驗!”

“嘿嘿,那以後請您多多指教!我要求不多,年薪多漲點就好!”林溯開起了玩笑。

“錢還是問題?你乾得好,我讓你富到流油,你乾不好,我就讓你當三手秘書。”唐俏兒支手托腮,美豔紅唇勾了勾。

林溯倒抽了口寒氣,趕快彙報起目前的工作進度。

“您昨天安排的,所有艾麗家居的床品已經換掉,而且通知了全國所有的KS旗下酒店,一週內必須將艾麗床品替換完畢。”

這時,門外傳來急切的敲門聲。的蓋章。”崔胖子一驚。剛才林豔麗說要給他們的房款打折,但是需要操作一下,才能拿到購房合同,所以讓他先把房款打到了自己的賬戶上。他也沒多考慮,畢竟林豔麗是天府一品售樓處的經理,錢又是在VIP室打進去的,拿到了收據就沒有過問。“什麼,林經理呢,我要找林豔麗,讓她給我一個說法。”“不好意思,林豔麗已經被我們公司開除了,你跟她資金上的事兒與我們小區無關,既然不是我們小區的業主,不好意思請離開吧!”說著,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