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13章

    

是不是頭疾又犯了?”“無妨。”沈驚覺緩緩坐下,閉目揉著發脹的太陽穴。“總吃鎮痛藥不是事兒啊,記得這三年來有少夫人為您按摩施針,您的頭痛都緩解不少了,這怎麼又發作了?”韓羨心疼地歎了口氣,“要是少夫人在就好了,您每次被她針灸完都能睡個安穩覺......”“彆提她了。”沈驚覺抽了口氣,鬱結從心。“對了沈總,您安排我的事......我已經派人查到了。”韓羨眼神閃爍,欲言又止。“說。”“那兩個曝少夫人黑料...“柔兒?”沈驚覺平複了一下情緒。

“驚覺哥哥!快來幫幫我!”

金恩柔帶著哭腔求救,“我現在就在沈氏集團樓下......我被記者們圍堵了!我好怕!”

“我現在下去接你!”

沈驚覺二話不說,抓起西裝外套就往門外走。

“沈總!不行啊!”

韓羨忙上前攔住他,“您派保鏢下去接金小姐就好,您自己去會被記者們圍剿的!”

沈驚覺眉目陰鬱,沒有一絲猶豫地衝了出去。

......

“金恩柔小姐!你和沈總的婚期定在什麼時候啊?!”

“爆料上說你和沈總是青梅竹馬,那你們很多年前就認識了嗎?!”

“你對沈總的前妻有什麼看法?!爆料上說他前妻介入你們感情,這是真的嗎?!”

記者們的“長槍短炮”快懟到金恩柔的臉上,雖有保鏢做肉盾,但場麵還是很混亂。

金恩柔擺出溫良柔弱的樣子,其實心裡早就樂不可支。

婚訊是她找媒體公佈的,白小小是第三者的黑料也是她放出去的。

那個賤人竟然敢霸占屬於她的鐲子,還敢羞辱她,她勢要讓她變成千人罵萬人唾的小三!

“感謝大家的關心,我和沈總有了好訊息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的。”

金恩柔對著鏡頭做出個自以為特彆漂亮又純潔的笑容,“至於沈總的前妻白小姐,我對她知之甚少,請大家不要再攻擊她了,畢竟她現在已經和沈總分開了,讓她安安靜靜地生活吧。”

這不回應還好,一開口,所有記者更加興奮,場麵更加混亂!

就在金恩柔如驚弓之鳥頻頻後退時,一個堅實的胸懷護住了她,然後攬住她的肩快步往門內走。

“驚覺哥哥,你終於來了。”金恩柔目光盈盈,像要哭了一樣。

而沈驚覺卻隻是繃緊刀刻般的下頜線,沉默不語。

突然,他腳下一頓,不禁回頭環視四周。

他總覺得,白小小就在這附近,就在看著發生的一切。

但是,怎麼可能呢?

沈氏集團大門口的攝像頭微微動了動。

唐俏兒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將沈氏門外發生的一切看了個清清楚楚。

她眼睜睜看著金恩柔與沈驚覺雙雙離開,看著沈驚覺衛護著金恩柔,那女人小鳥依人靠在他懷中的樣子。

要說心裡不難受,鬼都不信吧。

“沈驚覺,你真是護著她啊。你可曾有一次護過我?”唐俏兒眼眶泛紅。

兩年前那個狂風暴雨的夜,我痛得快死掉的時候也打過電話給你,我明知道你不會出現,可我僅僅隻是希望,你能接我的電話而已。

然而等待我的,隻有冰冷的關機。

想到為你這樣的男人掏心掏肺地愛了三年,到頭來隻是你敷衍爺爺,拖延時間的工具。

不值得,沈驚覺,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不值得。

這時,保密局又來訊息了。

唐樾:俏俏,最早曝出婚訊的《盛京日報》社長已經被換了,是你前夫動的手。看來這個訊息應該是他女朋友發的跟他沒關係。

唐俏兒長睫忽閃一下,打字:夫妻一體,他們不分你我。

唐栩:沒毛病!一丘之貉!

唐栩:俏俏,我這兒剛剛也查到了重磅訊息,我跟你單獨說。

四哥:就在這兒說。

唐栩:就不!這是我自己查著的你們彆想借機蹭我的功勞,要查自己查去!

說完,二哥語音發了過來。

“小妹,關於那個金恩柔,我查著了點兒好玩東西。”

唐栩明麵上是個不著調的檢察官,但隻有其他哥哥和唐俏兒知道,他這位二哥懂黑客技術,雖不如四哥但也夠用,而且調查能力強,經他手的案子沒有哪個犯人會逃脫製裁。

金恩柔也一樣!

微信裡出現了幾張照片。

竟然,是金恩柔衣著暴露,和一個混血男的激吻合照!

“不錯啊二哥,你有點東西。”

唐俏兒吹了個口哨,特彆愜意地翻著照片,“哪兒來的?”

“從金恩柔ins的關注列表裡,裡麵有幾百號人,我這幾天廢寢忘食一個個查的。然後查到這個男人可疑,就黑進他的賬號,入侵了他的手機端照片庫挖到了這些寶貝。這男的是個健身教練,粉絲還不少呢。”

“辛苦了二哥,晚上請你吃大餐!”

“光吃大餐不喝酒?白來世上走!”

“喝,管夠!”

“先彆急著高興,我這兒還有更勁爆的,連我都被晃了一下。”

說著,唐栩又發來了一份醫療機構的診斷資料,緊接著,竟是幾張女人的腹部圖片。

“這是......”唐俏兒不禁一怔。

“你敢信嗎?金恩柔在M國生過孩子,這幾張照片,是她產後留下的妊娠紋。”

唐俏兒雙肩猝然一抖,又再次放大了照片,仔仔細細看了數遍。

“那女人根本沒病,她一次次藉口去醫院,其實去的是整形科,為的就是祛除肚子上的妊娠紋。

嗬,這高科技時代就是給這幫心懷鬼胎的人行方便啊,我辦案這麼多年,聽過偷換親子鑒定的,還頭回聽過打妊娠紋的呢!

這麼說來,金恩柔和沈驚覺,還沒同房過。否則她早露餡了。”

唐俏兒莫名鬆口氣,心境五味雜陳地說了句,“還好。”

“靠,好個六啊!綠帽子還分深綠淺綠啊?小妹你這思想有問題啊,吃了個蒼蠅難道還要安慰自己好歹是塊肉嗎?”唐栩生怕妹妹對沈驚覺還心軟,恨不得跑過去搖醒她。

唐俏兒哭笑不得,“二哥你誤會我了,我對沈驚覺,已經沒有任何愛意了。我隻是覺得他如果婚內沒碰過金恩柔,我還不至於那麼惡心。”

“嗬嗬,但這回該輪到沈世美的頭頂風吹草低見牛羊了!”

唐栩狠狠啐了一口,“那孫子就是活該!放著我妹子這海門首富第一千金,集聰明美貌於一身的公主殿下不娶,偏要娶個出口轉內銷的野雞!”

“這就是沈驚覺,千金難買他喜歡。”唐俏兒嘴上冷笑,心裡泛起酸楚。

畢竟愛了十三年呢,一朝放下,她需要時間沉澱。

但不管何種心情,她都絕不會再愛沈驚覺了。

“野雞現在啄你,咱們不如把這個放出去,好好給丫上一課吧!”唐栩已經躍躍欲試想捏死金恩柔了。

“我小時候有個習慣,好吃的總留在最後吃。”

唐俏兒半眯琉璃般的杏眸,危險地勾起紅唇,“大招,要留在關鍵時刻放,那纔有殺傷力。”唐俏兒爽朗地笑了兩聲,可笑卻掩蓋不住她眼裡的失落與憂傷。向來嬉笑怒罵的唐栩忽地正色起來,走到她麵前,張開雙臂把妹妹摟住,像蚌殼護住珍珠。“那三年全當喂狗了,以後一輩子,哥哥們拿命寵你!公主殿下!”......晚九點整。霍家新開的夜場ACE聚集了不少名媛闊少,畢竟,誰能不來捧一捧盛上皇霍如熙的場呢。引擎聲呼嘯而來,全球限量布加迪的出現令所有女人羨慕,所有男人落淚。副駕上唐栩走率先走下來,今晚他穿了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