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5章

    

眸,“我想這兩個月你恐怕會很忙,跑馬不現實,累了的話就彈幾首曲子吧。你的鋼琴彈得很好我記得......”“謝謝大哥。但我已經,不彈鋼琴很久了。”唐俏兒喉嚨艱澀,內心深處好不容易癒合的傷痕悄然裂開,從傷到冰冷的心裡流出來的血,竟然還是滾燙的。“怎麼了?”唐樾一驚。“我做無國界醫生時,在戰地搶救傷員不小心傷到了手,小手指韌帶斷裂,雖然沒斷,但也等於廢了,跨度大的音都彈不了了,索性......就不彈了吧...於是,這些高層背著女老總嚼舌根子的醜陋嘴臉,便無處遁形。

“豈有此理!我們小姐可是唐家唯一的嫡女!他們腦子裡灌的是大腸啊?!”坐在副駕的總裁秘書林溯氣得臉頰泛紅。

“哎呀什麼嫡出庶出的大清早亡了,我都不在乎,你還上綱上線的。”

唐俏兒眯起明眸,纖纖玉手探過去捏了捏林溯的臉頰,小奶狗的臉這回紅成桃了。

“俏俏你是未來的KS總裁,能不能有點掌權者的樣子,彆對阿溯動手動腳的。”唐樾微微皺眉。

“怎麼啦?隻許男大佬調戲女秘書,就不許我女老總摸摸男秘書的臉了?”

唐俏兒嘖了一聲,“我摸他,他血賺呀!”

唐樾搖了搖頭,俊逸的眉目間隻剩寵溺又溫柔的淺笑。

......

眾高層簇擁著唐氏兄妹走進酒店。

高副總一直把他們往VIP電梯方向領,可誰承想唐俏兒輕描淡寫地來了句:

“我想先去餐廳看看。”

好麼!剛一進門,客套話一句不說,開板就是視察!

高副總誠惶誠恐地把唐總等人引領到自助餐廳。

唐樾始終不動聲色當存在感極強的“隱形人”,隻讓妹妹自由發揮。

此刻還沒到午餐開放時間餐廳無客人,但服務員們已經陸續擺菜了。

唐俏兒犀利的目光掃過菜肴,突然在海鮮區駐足。

隻見她擼起袖子玉臂伸進玻璃箱內,從上百隻蝦裡準確無誤地夾出了一隻死蝦。

“解釋。”

“這、這沒死吧......”高副總磕磕巴巴低估了一句。

“沒死,那我請副總您吃啊?”唐俏兒勾起瀲灩紅唇。

“唐、唐總,您也看到了,這蝦很多,有一個憋死的也很正常......”

“蝦死了正常,被客人吃了變成食物中毒你還覺得正常嗎?”

唐俏兒瞬間斂了所有笑容,“還有,這玻璃箱裡一共有三百五十六隻蝦,我粗粗看了一眼,死蝦五隻,半死不活的就有不下三十隻。

我不知道三百塊一位的餐費吃到這種東西客人們作何感想,但我的感想是,這家酒店,我將永遠拉黑不再踏足!”

“所有海鮮區的食材馬上處理,並更換新的供應商。明天的午餐我再看到一隻死蝦,我就帶回去給您嘗嘗鮮。”

高副總嚇得腿都軟了,眾高層更是滿目驚愕。

而在場隻有唐樾和林溯知道,他們家的大小姐是過目不忘,一目十行,小時候還用這雙慧眼幫警方破獲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

區區數幾隻蝦,灑灑水啦。

來到客房區,唐俏兒直接從林溯那要來一方雪白的手帕,在牆圍和畫框上輕輕拂拭。

“清潔不到位,有浮灰,重做。”

高層們內心叫苦不迭。

“你們一定在暗暗罵我,覺得我小題大做,吹毛求疵是吧?”

唐俏兒神色從容,語氣卻格外嚴肅,“但百年酒店也有可能被忽略的細節打敗,這兩個問題到了星級評審團那裡,就足以摘掉我們的星!”

她向林溯使了眼色,林溯會意,沉聲下令:“把這間客房門開啟。”

客房部主管忙哆哆嗦嗦地來開門,以前的領導來,他們都是收拾兩間樣房出來給他們看,裝模作樣。

而這位唐總卻詭得很,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唐俏兒走進客房,先是看了看浴室,又走進房間,在床上坐了坐。

瞬間,她嬌花般的臉湧上寒霜。

但她終究什麼都沒說,隻是結束了視察,和大哥來到總經理辦公室。

“視察了一圈,感想如何?”唐樾含笑著問。

“嗬,藏汙納垢,亂七八糟!”

唐俏兒無力地坐在沙發上,手肘撐著扶手扶額歎氣,“老萬這是試煉我還是在玩兒我?這酒店,真是爛出一個王炸了要!這真是咱們唐家的產業嗎?”

“俏俏,這家酒店是爺爺創立的,我們唐氏早年也是靠著酒店行業一點點擴張,用心經營,纔有了今時今日的KS財團。

這家酒店並不是爛攤子,而是承載著唐氏三代人情懷的地方。但因為現在唐家產業太多,而且酒店行業這兩年也確實不景氣,哥哥們都有自己各自的工作,所以......就疏於管理了。”

唐樾自責又無奈地歎了口氣,“小妹,你多辛苦辛苦吧。”

這時,唐俏兒才注意到,角落處通體黑色的鋼琴。

呼吸一窒。

“這架鋼琴是我命人放在那的,以前我記得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彈彈鋼琴,或者去馬場痛快地跑幾圈。”

唐樾眨了眨溫湛的眸,“我想這兩個月你恐怕會很忙,跑馬不現實,累了的話就彈幾首曲子吧。你的鋼琴彈得很好我記得......”

“謝謝大哥。但我已經,不彈鋼琴很久了。”

唐俏兒喉嚨艱澀,內心深處好不容易癒合的傷痕悄然裂開,從傷到冰冷的心裡流出來的血,竟然還是滾燙的。

“怎麼了?”唐樾一驚。

“我做無國界醫生時,在戰地搶救傷員不小心傷到了手,小手指韌帶斷裂,雖然沒斷,但也等於廢了,跨度大的音都彈不了了,索性......就不彈了吧。”

唐俏兒儘量用最平和的語氣陳述這件事。

唐樾心狠狠一疼,忙捧起妹妹瑩白的小手。

“是為了......沈驚覺而受傷的嗎?”

“是,也不是。”

唐俏兒聽見這名字,心裡依然疼得無以複加,卻還是露出燦爛的笑臉,“我是為了世界和平受傷的,光宗耀祖啊好不好。”

五年前,她與心心念唸的沈驚覺再次相遇,竟然是在K國邊境戰場上。

她是戰地醫生,他是維和部隊的軍人。

他為和平作戰,而她為將身負重傷的他帶回安全區,險些殘廢了一隻手。

曾經,她視此為榮耀。如今,她每每看到這根麻木無覺的小指,隻剩心痛如割。

不過都過去了。她唐俏兒即便愛錯了人,也從不會痛哭流涕著後悔。

林溯敲過門匆匆走進來。

“大小姐,按您的吩咐查到了,咱們酒店的床品和部分傢俱的供應商是來自艾麗家居,是高副總負責聯係的!”

“嗬嗬,原來是艾麗啊。”

唐俏兒修長美腿交疊,清水般的眸危險地一眯,“告訴財務部把近兩年酒店的各項賬目給我捋出來,還有,馬上聯係新的床品供應商,全麵替換艾麗!”

“這麼大陣仗?”唐樾俊眉一挑。

“艾麗家居,是沈驚覺那位小白月光哥哥創立的產業。”

“哦,公報私仇。”唐樾和林溯不約而同地說。

“纔不是呢!是因為艾麗以次充好,賣給我們KSWORLD廉價床品,所以我纔要嚴懲!”唐俏兒用力哼了一聲。

她一想到那個硬邦邦的破床墊子就火大,住的不舒服十分影響顧客對酒店的印象,難怪網上差評那麼多!

“對了!還有一件事......”

林溯忙又道,“唐總讓我這些天留意著沈家那邊,我剛纔得到訊息,說沈家老爺子中風發作住院了,住的正好是咱們唐氏旗下的醫院!”

“爺爺住院了?!”唐俏兒猛地站起身,急得心口似燒。

就在這時,唐樾的手機響起。

他長睫低垂著看向螢幕,驀地淺淺挽唇。

“俏俏,是你前夫。”不能外泄。唐俏兒一驚,遊戲也顧不上了,忙把手機搶過來。畢竟林溯現在還不知道她結婚又離了的事,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則傳到老萬那麻煩就大了!唐栩:我特麼忍不了了!沈驚覺這是殺人誅心嗎?欺人太甚了!三哥:我最近查查沈氏有沒有什麼黑底,爭取一個月之內讓沈氏集團破產。四哥:爭取一星期內,我挑斷沈驚覺的手筋腳筋。唐樾:阿門。唐俏兒:Stop!哥哥們,到底怎麼啦?!幾秒後,唐栩扔過來一個微博連結。唐栩:沈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