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7章

    

狠狠掛了電話。沈驚覺愁悶地撥出口濁氣,捂住頭走到辦公桌前,手忙腳亂地拿出鎮痛藥來吞服。韓羨送完金恩柔回來,剛好撞見這一幕,忙憂忡地走過來攙扶他。“沈總您怎麼樣?是不是頭疾又犯了?”“無妨。”沈驚覺緩緩坐下,閉目揉著發脹的太陽穴。“總吃鎮痛藥不是事兒啊,記得這三年來有少夫人為您按摩施針,您的頭痛都緩解不少了,這怎麼又發作了?”韓羨心疼地歎了口氣,“要是少夫人在就好了,您每次被她針灸完都能睡個安穩覺....“俗話說得好,如果天堂有模樣的話,那應該就是圖書館的樣子,我一直想住在樓下就是圖書館的旁邊,你們這一點我還是滿意的!”

“能讓雲先生滿意,這都是應該的,應該的!”

看到雲軒臉上有了笑容,林勇也主動地湊上前,拿出合同說道:“雲先生,天府一品的合同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簽字確認了。”

“好!”

雲軒接過合同看了一下,正是一號彆墅的合同,拿起筆暢快地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很快,合同被收歸檔裡,後續的產權之類的,自然由林家負責安排。

接過彆墅的鑰匙,這套價值五個億的一號彆墅,就算是正式屬於雲軒的了。

“呦,這個窮鬼怎麼還在這裡,你們是怎麼搞的,保安,保安在哪裡?”

這時候,從樓上走下來,打著飽嗝的崔總摸了摸嘴唇上的油光罵道。

馬三江皺了皺眉頭問道:“這家夥是誰?”

“馬總,這個就是林經理的客戶,剛才就是因為跟他簽約,所以才把這位雲先生給趕走的。”

“什麼,就是他?”

馬三江的眼神一變,冷冷地吩咐道:“去把他的合同給我拿過來!”

這時候,門口收到訊息的保安迅速地趕了過來。

不過他們沒去對付雲軒,反而把崔胖子兩人圍了起來。

“你們乾什麼,你們乾什麼吃的,我讓你們把他給我丟出去,耳朵聾了嗎?”

崔胖子氣呼呼地嗬斥道:“我可是你們天府一品的業主,你們就是我養的狗,不聽話信不信我讓你們馬上滾蛋?”

“讓我的人滾蛋,你算什麼東西?”

馬三江走上前,上下打量著兩人。

一副暴發戶的樣子,唯恐人家不知道他有錢一樣。

大熱天還穿著貂皮和金鏈子,女人的手指上,十個指頭滿都是金戒指,有的還套了兩個以上,恨不得多出幾根手指。

“你誰啊!”

“這位是我們天府一品小區的總經理馬總。”

“馬總,馬總怎麼了,不過就是個賣房子的,我是你們業主,你們這裡不是高檔小區嗎,什麼窮鬼都能進來,你們乾什麼吃的!”

“我們這裡確實是高檔小區,不過住在這裡的業主除了有錢,還都是很有素質的,而像你這種渾身上下全都是銅臭,連一點人味都沒有的暴發戶,沒資格住在這裡。”

“你......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馬三江冷笑了一聲,“我的意思就是你馬上給我滾蛋,天府一品的房子,你沒資格買!”

“這不可能,我已經用九百萬全款買到了房子!”

“九百萬而已,不過就是買了一個小公寓,連產權也沒有,竟然張口讓給一號彆墅的業主滾出去,你哪裡來的膽子!”

“什麼,一號彆墅?”

崔胖子一下子傻了眼。

一號彆墅產權售價可是高達五個億,能住上這棟彆墅的,都是東海頂尖人物,非富即貴,遠不是他們這些靠改造暴富的土豪能比得上的。

他剛才讓人趕出去的窮小子,竟然是買得起五億豪宅的富豪。

這時候,一旁的秘書走上前開口說道:“馬總,我剛纔去檔案室查詢了一下,並沒有找到19棟301室的公寓購房合同,對公賬戶也並沒有收到任何房款。”.....誰啊,莫挨老子!”唐俏兒掙紮了一下。“白小小,你睜眼看看,我是誰。”熟悉的聲音。冷漠,沉磁,卻蠱惑人心。唐俏兒心怦怦亂跳,一點點抬眸,對上沈驚覺雖是無情也動人的桃花眸。男人眸色微眯,加深。烈焰紅唇,媚骨天成,要不是那小鹿一樣澄淨懵懂的眼神,他根本不敢認這就是和他成婚三年的白小小。“白小小,你長能耐了,仗著有唐樾撐腰,到處找茬嗎?”“對啊,怎樣?”唐俏兒瓊鼻一翹,帶著嬌憨,“我看到姓金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