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人 作品

第九章 雞賊的人

    

太終於現身了。一眾親戚紛紛起身,態度恭敬無比。自從蘇家老爺子去世之後,蘇家老太太掌控大權,其地位就像是慈禧一樣,蘇家任何大小事務,都必須經過她的決定,蘇家親戚能有今天,也全是掌握在蘇家老太太的手裏。有人巴望著蘇家老太太趕緊死,他們纔能夠分得實權在手,可蘇家老太太身體硬朗,最近幾年可能是如不了那些人的願了。“奶奶,蘇海超給你送了一餅陳年普洱,你看看是真是假。”蘇迎夏看了一眼韓三千,也不知道怎麽迴事,...“蘇小姐呢?”鍾良看似不經意的問道。

蘇海超以為鍾良隻是隨口一問,隨便找個理由就能夠胡謅過去,說道:“病了,以後和貴公司的後續合作,都會有我來負責。”

鍾良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等蘇小姐病癒之後再談吧。”

說完,鍾良轉身離開。

蘇海超在原地愣了一下,趕緊追上鍾良,說道:“鍾哥,這件事情我負責也是一樣的,你放心,我的能力比蘇迎夏更強,和貴公司的合作……”

蘇海超話還沒說完,鍾良在車旁停下了腳步:“想跟弱水房產合作的人很多,既然蘇家這麽沒有誠意,我會重新考慮一下這件事情。”

看著鍾良的車揚長而去,蘇海超呆立當場,本以為鍾良根本就不在意這件事情,沒想到他的態度居然這麽強硬。

重新考慮一下!

這句話讓蘇海超頭皮發麻,蘇家本就是眾多競爭者當中實力中等的公司,能夠拿到這個合作,已經是非常難得了,要是毀在他手裏,老太太還不得殺了他?

該怎麽辦?

難不成真要讓蘇迎夏那個婊子出麵嗎?

蘇海超不甘心,昨晚才對蘇迎夏耀武揚威,如果求著她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他還有什麽顏麵?

這時候,蘇海超的電話響了起來。

“海超,你奶奶已經到公司了,鍾良還沒有到嗎?”蘇國林問道,這老家夥心裏現在也是非常得意,從蘇迎夏手裏搶來的這個機會能夠奠定蘇海超在公司裏的地位,蘇海超隻要把這件事情做成,成為蘇家董事長基本就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

“我馬上來會議室。”蘇海超沉聲道。

會議室裏,蘇家親戚都在,畢竟是這麽重要的合作,為了體現蘇家的誠意,沒一個人敢缺席。

蘇家老太太坐在董事位上,見是蘇海超一個人到會議室,問道:“鍾良還沒到嗎?”

“奶奶。”蘇海超低著頭說道。

蘇家老太太眼眉一凝,問道:“怎麽迴事,你不會是把鍾良得罪了吧?”

這話一出,蘇家親戚各個對蘇海超投向了擔憂的眼神,特別是蘇國林,他心裏還在得意蘇海超得到這次機會,要是被蘇海超給搞砸了,他今後想要坐上董事位可就希望渺茫了啊。

“海超,怎麽迴事,是不是鍾良今天沒空,改了時間?”蘇國林說道。

“因為蘇迎夏沒有出現,所以鍾良很生氣,他說……他說……”

見蘇海超支支吾吾,老太太一巴掌拍在會議桌上,厲聲道:“他說了什麽。”

蘇海超噤若寒蟬,連忙說道:“他說他會重新考慮和蘇家的合作。”

老太太氣得吹鬍子瞪眼,要不是蘇海超昨晚找她,這個專案的負責人根本就不會變,鍾良也就不可能生氣。

有多少公司覬覦這次的合作,又有多少人想在這隻肥羊上薅一把羊毛,蘇家本來已經得到了這個機會,卻因為蘇國林父子兩而有可能錯過。

“蘇海超,蘇國林,這次蘇家要是不能和弱水房產合作,你們父子兩就給我滾出蘇家。”老太太咬牙切齒的說道。

父子兩人聽到這句話頓時間臉色慘白,萬萬沒有想到會引發這麽嚴重的後果。

而且老太太一向言出必行,她讓滾,就絕不可能留。

“奶奶,合同都已經簽了,他難道還能反悔嗎?”蘇海超不甘心的說道。

老太太冷笑道:“弱水房產的後台是誰,你還不清楚嗎?以蘇家這點份量,你能把弱水房產怎麽樣?就算他把違約金送到你麵前,你敢伸手拿嗎?”

老太太這句話讓蘇家眾親戚大氣都不敢喘,就像她說的,違約金送上門,誰敢去拿?弱水房產後麵,可是燕京韓家啊!

“這件事情隻有蘇迎夏纔有機會挽迴局麵,你們自己看著辦吧。”老太太留下這句話,憤而離開。

蘇家其他親戚看向蘇海超的眼神有了些微的變化,他們清楚,經過這件事情之後,蘇迎夏在公司裏的地位,恐怕很快就會上升,說不定就會威脅到蘇海超。

以前他們巴結蘇海超,是因為蘇海超最有希望成為公司董事長,但是現在,蘇海超在這件事情上犯了錯,在老太太心裏的形象必然大跌,董事長的事情可就說不準了。

“海超啊,這事,隻能你自己想辦法了,我們也幫不了你。”

“對啊,我們愛莫能助,老太太正在氣頭上,你還是趕緊想辦法解決吧。”

“我們還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

一幫親戚鳥獸散。

會議室裏就剩下蘇國林和蘇海超兩父子。

蘇國林恨得臉色鐵青,惡狠狠的說道:“不知道這個蘇迎夏給鍾良吃了什麽迷藥,以你在公司的地位和他談,他竟然還不給麵子。”

蘇海超幾乎快咬碎了後槽牙,隨即揚起一臉冷笑,說道:“蘇迎夏很有可能給那個廢物帶了綠帽子,沒想到啊,蘇迎夏竟然真是個婊子。”

“不管怎麽樣,這件事情,隻有讓她出麵。你奶奶說的話,可從來不會食言。”蘇國林歎了口氣。

想到這裏蘇海超就頭疼,早知道昨晚就不給蘇迎夏打那個電話了,現在又得他親自讓蘇迎夏出麵,這耳光打得未免也太快了些。

“隻能我給她打電話了。”

蘇海超掏出手機,撥通了蘇迎夏的號碼。

這件事情不敢耽擱,萬一鍾良真的選了其他的合作商,可就沒有挽迴的餘地了。

蘇迎夏今天被責令在家休息,一肚子氣搞得心情鬱悶,正在家裏看著電視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正起身準備去拿,韓三千卻伸手拿到了手機。

“蘇海超打的,我幫你接。”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不知道韓三千想幹什麽,不過他既然都這麽說了,蘇迎夏自然不會有意見。

“迎夏,你馬上來公司一趟。”韓三千開了擴音,電話裏傳來蘇海超的聲音。

聽到蘇海超的聲音,蘇迎夏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家夥昨晚炫耀得還不夠,還要讓她去公司羞辱嗎?

剛想說話,隻見韓三千對她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迎夏病了。”韓三千說道。

聽到韓三千的聲音,蘇海超就顯得特別不耐煩,說道:“把電話給蘇迎夏,你沒資格跟我說話。”

“哦。”韓三千無所謂的應了一聲,然後直接結束通話,並且關機。

“你幹什麽?”蘇迎夏不解的問道。

“蘇海超這是找你幫忙來了,肯定是鍾良不跟他談合作,所以他希望你出麵。”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一愣,問道:“真的?”

“當然是真的。”

蘇迎夏站起身,急不可耐的說道:“我們趕緊去啊。”

“就算急也輪不到你急啊,該著急的是他,我想奶奶現在肯定很生氣,蘇海超這是求你救命呢,他耍手段想要奪走你負責人的身份,你就這麽輕易去幫他嗎?”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還是不懂韓三千的意思,這次的合作對蘇家來說非常關鍵,要是她能夠辦到,就能提升在蘇家的地位,萬一耽擱出了差錯,蘇海超肯定會受罰,但她也得不到什麽好處啊。

“那我該怎麽辦?”蘇迎夏問道。

“等,等他來求你,這次是你報仇的好機會。”韓三千笑道。

“可是……”

“你放心吧,你忘了,弱水房產的老闆是我同學嗎?就算是耽擱幾天也沒問題。”韓三千解釋道。

蘇迎夏這才恍然大悟,眼珠流轉的看著韓三千,斜躺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韓三千,沒看出來,你還是個雞賊的人啊。”��ϡ��0�2�0�2�0�2�0�2�Kӭ�ĺ�������n����һ�ۣ��D���D���_�˿ڣ�����ǧ���҂���ľ�һֱ�@�ӆ᣿���I�ǎ��ˬF�ښ��^�ϲ��f���L�ڴ����@�Y�IҲ���ǂ��k���������0�2�0�2�0�2�0�2���ǰ�����ǧ��磬ԓ����ʼ�KҪ�������X�ã��҂�߀�ǰ����������f�ģ�Ҫ������������һ������a���@���҂�Ҳ�S߀��һ�c�c�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