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人 作品

第十九章 哪個王八蛋

    

為蘇家在雲城提升很大的地位,也就意味著這個專案的負責人,今後在公司的地位也能夠水漲船高。如果讓蘇迎夏籠絡了人心,蘇家還真的有可能落到韓三千這個外姓人的手裏。“奶奶,韓三千隱忍了這麽多年,我懷疑他根本就是有目的性的,說不定,就是在等這一天。”蘇海超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老太太一聲冷哼,說道:“就憑這個廢物,也敢覬覦我蘇家的財產,癡人說夢。這樣吧,專案由你來負責,我馬上就給蘇迎夏打電話。”聽到這句話,蘇...看著蘇亦涵掩嘴輕笑的嘲諷模樣,沈靈瑤氣不打一處來。

“二十二號又怎麽樣,同一天能代表什麽。”沈靈瑤說道。

蘇亦涵就是故意拿這件事情來嘲諷蘇迎夏的,既然沈靈瑤接話了,她當然不會放過繼續數落蘇迎夏的機會。

“不代表什麽啊,隻是差距而已,畢竟也是發生在同一天,就算我不說什麽,也擋不住外人想起三年前的二十二號啊。”蘇亦涵說道。

“同一天發生的事情多了,你不也隻能眼巴巴的看著,跟你有關係嗎?”沈靈瑤反駁道。

蘇亦涵冷哼了一聲,說道:“跟我沒關係又怎麽樣,起碼我沒有這種窩囊廢的男人,而且我以後要嫁的人,你根本就想象不到他家裏多有錢。”

下聘的事情沈靈瑤聽蘇迎夏提起過,金玉現金,是非常驚人的聘禮,對方家世必然不小,而蘇亦涵又的確是最有希望的人。

“豪門深似海你沒聽過嗎,等著當深閨怨婦吧。”沈靈瑤說道。

蘇亦涵對這番話一點都不在意,得意的說道:“就算深閨怨婦又怎麽樣,我寧願在滿屋子名牌裏當怨婦,也不願意嫁給一個家徒四壁還要吃軟飯的男人。”

蘇迎夏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冷聲道:“蘇亦涵,沒其他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二十二號呢,真是個好日子,可是對某些人來說,就是悲劇啊。”蘇亦涵拿著檔案,一邊走一邊說,充滿了嘲諷。

等到蘇亦涵離開之後,沈靈瑤看著臉色難看的蘇迎夏安慰道:“迎夏,你別聽這個八婆胡說八道,這種女人就是嘴賤。”

蘇迎夏苦苦一笑,道“三年前的二十二號,我的確很絕望,她說得沒錯。不過現在……我已經想開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非要選在二十二號,這不是故意針對你嗎?”沈靈瑤一臉憤憤不平,這麽敏感的時間,必然又會讓雲城某些長舌婦開始討論蘇迎夏婚禮的事情,到時候,又得被人拿出來作對比了。

“這是人家的安排,二十二號又不是屬於我的,怎麽能說是故意針對我呢。”蘇迎夏苦笑道,她這個姐妹,胳膊肘往裏拐得太嚴重了。

沈靈瑤也隻是說說氣話而已,她知道這件事情不至於真是衝著蘇迎夏來的,可是這一次蘇迎夏被人說閑話卻是不可避免的。

“算了,反正都三年了,你的心髒應該鍛煉得很強了吧,就算有人故意提起三年前的事情,你也別在意。”沈靈瑤說道。

蘇迎夏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禁得起任何打擊,而且現在的生活對我來說,很好了。”

當天下班,韓三千的奧迪旁,停著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兩者相較高下立判。

而在法拉利一旁站著的男人,雖說長相比不得韓三千,可是在金錢當道的社會,一輛法拉利足以勝過任何顏值。

“兄弟,你來接女朋友下班?”男人對韓三千問道。

“老婆。”韓三千說道,這個男人他認識,在這三年裏,默默的看著蘇迎夏下班,他也時常會出現,而且他要等的人,也是蘇迎夏。

男人名叫楊鵬,喜歡蘇迎夏很長時間,哪怕是蘇迎夏結婚之後也沒有放棄,因為他知道蘇迎夏嫁給了一個廢物入贅女婿,他曾給蘇迎夏說過,隻要蘇迎夏願意離婚,他可以掃除一切阻礙和蘇迎夏結婚,給蘇迎夏一個轟動全城的婚禮。

“不錯啊,這麽年輕就結婚了。我就不太走運了,我喜歡的女人,嫁給了一個廢物,不過我知道,這三年來她沒有讓那個廢物碰過,所以隻要她願意,我隨時都可以娶她。”楊鵬說道。

韓三千挑了挑眉,不再多說什麽。

等到下班,蘇迎夏出現的時候,楊鵬便迫不及待的走到了蘇迎夏身邊。

“迎夏,我訂好了餐廳,陪我吃晚飯吧。”楊鵬說道。

蘇迎夏對楊鵬沒有半點好感,楊鵬喜歡她是不錯,可隻不過是一份得不到的騷動而已,楊鵬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邊鶯鶯燕燕從來不少,而且換女伴就跟換衣服一樣。

“楊鵬,難道我還沒有把話給你說清楚嗎,我已經結婚了。”蘇迎夏說道。

楊鵬淡淡一笑,說道:“那個廢物,有什麽資格擁有你,而且三年你都沒讓他碰過,你們兩之間又沒有任何感情,何必要為難自己呢?”

“我知道你是怕蘇家老太太不同意,不過你放心,我可以給你保證,隻要你肯答應,我就會說服老太太。”楊鵬說道。

“對不起,我老公來接我了。”蘇迎夏冷聲說完,朝著韓三千走去。

楊鵬微微一愣,剛才和他說話的人,竟然就是蘇迎夏那個廢物老公!

“兄弟,沒想到你就是傳說中那個廢物,真是聞名不如見麵啊。”楊鵬冷笑著看向韓三千。

韓三千語氣平淡的說道:“沒讓你失望就好。”

楊鵬一臉嗤笑,果然是個廢物,被人指著鼻子罵也隻能忍氣吞聲。

“我能給蘇迎夏更好的生活,你能給她什麽,識相點就自己消失,何必耽誤她呢。”楊鵬說道。

“哦?你能給她什麽?”韓三千好奇道。

楊鵬得意的看了一眼法拉利,說道:“這種跑車,你有嗎?我車庫裏有三輛,我還可以為她包下整個水晶餐廳,你能做到嗎?”

正巧今天這個訊息爆出來,楊鵬便把這事拿出來嘲諷韓三千,當然,以楊鵬的經濟實力,他是能夠辦到的。

“三千,別跟他廢話了,迴家。”副駕駛的蘇迎夏催促道。

“聽見了嗎,我們要迴家了。”韓三千微微一笑。

看著奧迪揚長而去,楊鵬氣得臉色鐵青,韓三千那句話對他來說簡直就是重傷。

“廢物東西,我遲早會得到蘇迎夏,哪怕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占有她的肉體,你這個垃圾等著我給你戴綠帽子吧。”楊鵬咬牙切齒的說道。

迴到家裏,蘇國耀和蔣嵐的表情不太好看,他們也知道了水晶餐廳的事情,這個敏感的時間點對蘇迎夏來說太不友善,三年前的笑話,顯然又會被人提起。

不過當著蘇迎夏的麵,二老並沒有提起這件事情,他們不想揭開蘇迎夏的傷疤,隻是看著韓三千的眼神卻更加不滿。

吃了飯之後,蘇國耀把韓三千叫上,說是要出門散散步。

“韓三千,三年前的二十二號,記得吧?”蘇國耀語氣不滿的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說道:“我和迎夏結婚的日子。”

蘇國耀冷冷一哼,道:“你還知道這個丟臉的日子,我們一家子的臉,在那一天都丟光了。”

韓三千沉默不語,靜待下文。

“水晶餐廳被人在二十二號包下來了,還有半個月,我們蘇家的恥辱,肯定又會被人提起,我不想讓迎夏傷心,你找個藉口,把她帶出去玩玩,隻要離開雲城就行。”蘇國耀說道。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迎夏現在手裏負責城西的專案,每天的工作量很大,就算出去旅遊,也不是好的時間點。”

“旅遊?我是讓你去旅遊的嗎,我隻是不想迎夏麵對這件事情而已,你可以窩囊,可以忍氣吞聲,我女兒憑什麽要跟你一起受苦。”蘇國耀越說越生氣,情緒也越來越激動,蘇家老爺子在蘇迎夏結婚之後不久就去世了,他很埋怨,為什麽就連死之前都不能給他們家留下點好事,反而是來了這麽一個禍害。

“我知道你是為了迎夏好,不過請你相信,我也不會讓她受到任何人的欺負。”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家裏。

蔣嵐拉著蘇迎夏的手,一臉心疼的說道:“都憔悴了,這段時間很忙吧。”

蘇迎夏笑了笑,說道:“是挺忙的,不過很充實,而且我也得努力,不能讓那些親戚看不起你啊。”

蔣嵐摸著蘇迎夏的頭,說道:“真是個乖女兒,不過也不能讓自己太辛苦,要不媽媽會心疼的。”

“這樣吧,過幾天,出去玩一玩,放鬆一下心情怎麽樣?”

蘇迎夏聽到這話就猜到了蔣嵐想幹什麽,笑著道:“媽,你不會是想讓我二十二號期間出去玩吧。”

蔣嵐知道蘇迎夏冰雪聰明,既然話都說開了,她也不藏著掖著了,說道:“媽隻是不想你聽見那些人說閑話,而且這麽多年,你也沒離開過雲城,現在家裏條件好了,是時候出去見見世麵了。”

“媽,公司裏一大堆事情等著我處理呢。而且你放心吧,我現在不介意任何人說我閑話,他們傷不了我。”蘇迎夏一臉不在意的說道,這件事情值得很多女人羨慕,但是她不會,成為了專案負責人之後,未來可期,隻要她夠努力,就能夠得到想要的一切。

至於韓三千,蘇迎夏知道他在為自己改變,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就不再是那些人口中的窩囊廢了,這讓蘇迎夏對未來充滿了期望。

“而且,我要是在這麽關鍵的時候離開,蘇海超萬一又對我的位置起了覬覦之心怎麽辦?”蘇迎夏繼續說道。

蔣嵐歎了口氣,不再多說什麽。0�2�Kӭ�ĚU�˿ښ⣬���ʲ�᲻׌�Ұ��@��������V�����أ��0�2�0�2�0�2�0�2�������Ǹ���lƢ�⣬���b�Dz����㲽���ҵ���m�����Y�����X���Լ��đB�����c�^������΢��ܛ��һЩ�Z�⡣�0�2�0�2�0�2�0�2�������o��һ��r�g�����϶�����׌��ʧ���ġ����Kӭ��֪�����n��ǧ�ڞ�����׃���mȻ���w���ķ��I�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