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樓下傳來“砰砰砰”的巨響聲。他皺眉不悅的看向門口。厲公館的隔音不差,更彆說有近5米的挑空,樓下發出的動靜,二樓幾乎聽不見纔是,但再一陣“砰砰砰”聲過後,又傳來了“咚咚咚”的聲音。一晚上沒有休息好的厲慎蹙起眉頭,起身揉著太陽穴往外走去。他開啟門走到走廊上往下看去,就看見阮沉瑾拿著鐵盆和木棍“咚咚咚”的敲著,一邊敲一邊追著已經拔了一半毛的雞!雞脖子上的傷口正在淌血,腳步飛快,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是呀,人參雞湯,上好的長白山雪山下的野生人參,個頭飽滿……至於這老母雞。”阮沉瑾介紹的聲音卡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看著厲慎:“在下鍋之前,你不是看到了這老母雞有多能活嗎?”

她不介紹還好,一介紹厲慎的臉色陰沉得如烏雲密佈。

餐桌上的人參雞湯並沒有往日的淡琥珀色,而是渾濁泛著油漬不說,湯裡還有一塊一塊的雞血,仔細觀看,雞皮上粗大的毛孔裡還有沒拔乾淨的絨毛。

這確定是給人喝的嗎?

“你不喜歡喝這雞湯?那我下一次換一種好了,嘗嘗這養生粥吧?”阮沉瑾毫不介意的將人參雞湯給拿走,將黑豆龍眼紅棗粥放到他麵前。

和那讓人完全沒有食慾的湯比起來,這養生粥看起來倒是很正常。

“你先嘗一口。”莫名的,厲慎有了警惕之心。

阮沉瑾挑眉,什麼也沒說,盛了一勺粥後,淡定自若地吹了吹,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這口粥,阮沉瑾精緻的五官逐漸舒展開來,享受的表情在她臉上綻放著。

確定粥沒有問題,厲慎這才放心去喝。

隻是剛喝了一口,厲慎就全部吐了出來!

“咳咳咳!阮沉瑾!你在粥裡放了什麼?”厲慎瘋狂的咳嗽著,一張威嚴帥氣的臉此刻變得十分滑稽。

阮沉瑾不解他為何如此激動,一本正經地介紹:“黑豆龍眼紅棗粥采用的是神木縣的黑豆,龍眼紅棗比較甜,所以我放了點黃連壓製一下甜味,你不是不喜歡吃甜的嗎?”

最後一句反問的語氣夾雜著濃濃的疑惑。

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的身體考慮,結果他渾身卻散發著壓迫感。

“你喝。”

厲慎聲色俱厲的站起來,讓開了位置。

“真的?”阮沉瑾半信半疑。

厲慎頷首,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地站在一旁,頗有她要是喝不下去這養生粥,她就死定了的表情!

“那我不客氣了。”阮沉瑾唇角掛著微笑,優雅地喝著她燉煮了將近兩個小時的養生粥。

黑豆龍眼紅棗粥的材料都是品級最好的,就連她放了大量的黃蓮用的也是雅蓮,黃蓮中的珍品,曆朝曆代的貢品。

可惜厲慎無福消受。

厲慎全神貫注的盯著阮沉瑾喝粥,仔細到不願意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但凡她有表現出一絲苦,他都會隨時發作。

可厲慎卻發現阮沉瑾優雅進食的模樣好像在吃什麼山珍海味,並沒有吃到黃蓮的苦,這讓他忍不住懷疑剛纔是不是他的味覺出了問題?

在他走神時,阮沉瑾已經將一小碗粥喝完了。

“還要繼續喝嗎?”阮沉瑾揚了揚手中的空碗。

厲慎回過神,陰沉的臉白了又黑,黑了又白,好幾個顏色轉變後,他才憋出一句話:“再吃一碗!然後來書房給我洗腳按摩。”

“哦。”阮沉瑾麵無表情點頭。

給他洗腳按摩這種活計幾乎都是他在外麵應酬了一天,喝多了後,徐毅就會打電話給她,讓她去公寓裡伺候厲慎。

每一次去,她都會帶上解酒藥茶,喂他喝完後,便開始整夜整夜的給他按摩,緩解他身上的疲勞以及儘快解酒,力保他次日醒來不會因為醉酒難受。

這一切她以為他不知道呢,要不然三年下來,他怎麼一次都沒說過?

阮沉瑾盛了粥,坐下來慢條斯理地喝著,厲慎已經回了書房,偌大的餐廳隻有她一個人。

她一勺一勺的吃著泛著苦味的粥,卻好像沒有知覺的機器人一樣,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再苦的黃連能有她內心苦嗎?

阮沉瑾一邊吃,眼淚一邊無聲地滑落。

收拾完廚房的秦嫂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歎了口氣,少夫人的命真苦啊!

阮沉瑾吃完粥,磨蹭了許久,就在厲慎要失去耐心時,換了一身休閒家居服的阮沉瑾走了進來。

她的眼睛有點兒紅,好像哭過了,但臉上卻帶著笑意:“走吧,先去洗個澡緩解一下疲勞,接著在泡腳會更舒服一點。”

她真心實意的模樣彷彿回到了之前的日子。

厲慎挑眉,徑自去衝澡。

等他衝好澡,阮沉瑾已經將足浴包放在泡腳桶裡,歡快的拉著他的手讓他坐在床邊上,讓他將腳放下去,感受一下水的溫度是否可以。

軟綿綿有點兒冰涼的小手讓厲慎的視線看過去,可此刻的阮沉瑾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全心全意的做著眼前的事情。

足浴包是阮沉瑾專門為他調製的,不過這一次的足浴包卻是加了料的。

像鎖陽、銀羊藿、蛇床子等都是滋陰補陽的好東西,他那麼喜歡白凝星,應該不願意在床上被瞧不起吧?

想到這裡,阮沉瑾的眼底閃過落寞,他們結婚三年,連同床共枕都沒有,更彆說同床異夢了。

泡了大概十分鐘後,厲慎感覺渾身熱熱的,很是舒服。

“躺下吧。”

阮沉瑾公事公辦。

厲慎總覺得她的語氣不太好,但看她麵色如常,倒也沒有抗拒。

厲慎躺下來後,阮沉瑾跪坐在他的身旁,從她這個斜斜的角度看下去,能清晰的看到他的八塊腹肌裡的人魚線,她惡作劇的用冰涼的指尖點著他的腹肌。

“阮沉瑾!”

厲慎被冰涼的指尖冰到,深邃的雙眸咪了起來,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薄唇緊抿著,他的大掌扣住了她拿著精油的手。

阮沉瑾手上的動作有多占人便宜,她臉上的表情就有多正經。

“怎麼了嗎?”阮沉瑾推開他的手開啟精油,這精油混合了十幾種藥草,主要目的就是緩解疲勞。

她將精油塗抹在厲慎的身上,輕輕地揉著他的肌膚。

不得不說的是儘管厲慎常年待在辦公室,但他的身材堪比男模,高大威猛的身軀讓人很有安全感。

隻可惜的是他的安全感從來都不屬於她。

阮沉瑾的心有一瞬間閃過荒涼,但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的事情,她強求也沒用不是嗎?

“你的腹肌這需要好好的按摩一下,像腹直肌兩側的天樞穴、大橫穴可以調節內分泌疾病。”阮沉瑾輕柔的聲音響起,她的手則輕輕地摁著他的下.腹。

軟軟的手輕輕地按摩著穴位,阮沉瑾認真的幫他放鬆著腹肌,卻也不忘惡作劇一番。

她的小手有一種魔力,所到之處都給他一種想讓她好好的蹂.躪一番的錯覺。

意識到這種想法時,厲慎看到阮沉瑾唇角上的笑容,豁的一下,厲慎將她壓在身下,居高臨下的望著她,咬牙切齒道:“阮沉瑾,你故意的?”

從膳食到現在,她表麵上看起來畢恭畢敬不敢違抗,實際上都在用她自己的辦法來讓他覺得惡心!

阮沉瑾長長濃密的睫毛撲閃著,剛要解釋,門口響起了一道柔弱卻震驚的女聲:

“你們在做什麼?!亞龍再一次拽著她的腳拖著她往外走去。剛開啟門,羅亞龍就看到了厲慎!霎時間,羅亞龍的臉色立刻變得慘白,他下意識的想要將門重新關上,可厲慎卻比他的動作快了一步。他一腳將門給踹開。站在門後麵的羅亞龍被門一掃,整個人都摔倒在地上,吐了口血昏了過去。厲慎走進來看到被欺負得身上許多傷口的阮沉瑾,迅速彎腰將她抱起來。“救、救我……我不、不想死。”阮沉瑾呢喃著,隨即整個人陷入了昏迷中。厲慎黑著臉轉身抱著阮沉瑾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