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人,厲慎的爺爺。厲震海一生縱橫商海,商界政界都鑄出一條血路,在厲家說話向來說一不二,厲家唯一讓厲慎敬畏忌憚的,就是厲老爺子。但是厲老爺子很快咳嗽起來,一聲接一聲,像是要把胸腔咳碎。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上過戰場,留下肺部貫穿傷,年輕的時候還好,現在年紀上來了一天不如一天。“藥。”厲慎連忙低喝一聲。阮沉瑾走進大廳的時候,正亂成了一團。厲臻臻看到阮沉瑾,猛然推了阮沉瑾一把:“我說老爺子好好地怎麼咳起來了,原...“十萬。”

厲慎麵色不佳和她討價還價。

走到門口的阮沉瑾腳步一頓,拿出手機麻溜的將她和安晴開的對公賬戶遞過去:“轉到這裡,謝謝。”

厲慎一愣,見她獻殷勤地笑著,莫名覺得很不爽!

難怪這個女人離家出走,走得那麼灑脫利索,坑蒙拐騙的錢比普通人一年的年薪都還要多。

看到他轉賬成功,沉著臉的阮沉瑾立馬笑得和一朵花似的,溫柔悅耳的聲音徐徐響起:“稍等片刻。”

“你又搞什麼鬼?”厲慎不滿。

阮沉瑾走到門口,僵硬的靠著牆壁坐下來,抽出隨身攜帶的銀針,刺入腫.脹的腳踝附近的太溪穴、大鐘穴、三陰交穴等封住了疼痛。

確定不疼後,阮沉瑾起身走回房間。

“阿慎,一會兒按摩完後需要冰敷,你可以幫我拿個冰袋來嗎?謝謝。”白凝星怡然自得地吩咐他。

厲慎本來想吩咐阮沉瑾,卻看到她像模像樣的準備給白凝星按摩。

他頷首:“嗯,我去去就回。”

這句話帶有警告的意思,是讓阮沉瑾乖覺一點,彆想著欺負白凝星。

阮沉瑾苦笑,她在他眼裡就是不講道理的人嗎?

白凝星舒適地躺在了床上,嬌柔地嗓音做作地笑著:“阮小姐,有勞了。”

“不用客氣,不過我剛纔在床上太累了,可能手法不到位,還請白小姐見諒。”阮沉瑾抿唇羞澀笑道。

她坐在床邊,捧起白凝星的腳。

白凝星當即一聽,想第一時間抽回自己的腳,結果卻被阮沉瑾緊緊地捉住。

忽然“咯吱”一聲響起。

白凝星小臉疼得慘白,那雙美目淚眼汪汪的望著她。

“哎呀,白小姐你這麼激動做什麼呀?我和老公結婚三年,發生點什麼曖昧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嗎?難不成白小姐和男朋友沒有親密需求嗎?”阮沉瑾忍著心疼,綠茶地燦爛笑著,笑吟吟的收回手,用消毒紙巾擦著手。

白凝星那一雙乾淨漂亮的素手緊緊地抓住床單,尤其是她忽然想到剛才阮沉瑾就躺在這上麵,她頓時覺得惡心。

將手擦乾淨的阮沉瑾起身笑道:“白小姐的腳還是先冷敷吧,貿然按摩說不定會讓你失去完美的腳。”

“讓阮小姐擔心了,我和我男朋友還沒有結婚,自然不會做出格的事情,不過......”

白凝星勾唇自信笑道:“阿慎花重金幫我簽下宮家最新一檔的週末醫學節目,有他對我的信任,再加上我的醫術一定會讓節目更好看,現在節目還沒開播,就有不少網友期待阿慎空降陪著我一起錄節目。”

“哈哈~也不知道她們是想看我的醫術,還是想看我和阿慎撒狗糧。”

她唇角上笑起來有兩個小梨渦,本應該是甜美的模樣因為她的得意,而變得有些勢利。

阮沉瑾將消毒濕巾丟進垃圾桶裡,心臟傳來密密麻麻的疼痛,厲慎為了給白凝星鋪路,犧牲掉的人裡豈止隻有她一個人?

“沉瑾,你一定會很懂事,不會做出上次那樣傷害股價的事對吧?”白凝星溫婉地抬頭望著站在門口的阮沉瑾。

就算她的男朋友是阮沉瑾的老公又能怎麼樣?

不被愛的那個從來都是多餘的。

阮沉瑾就是多餘的那個。

已經要出去的阮沉瑾腳步一頓,逆著光居高臨下譏笑道:“是啊,我當然會很懂事,如果我出現在節目裡一鳴驚人,不就可以抬高厲氏股價?”

淡定的白凝星雙手下意識攥緊了床單,絕美的小臉卻沒有任何動容,奚落地笑道:“你想去當然最好了,隻是這節目的門檻那麼高,你恐怕不夠資格,不過我可以讓宮老闆讓你錄個麵,完成你想上節目的願望。”

“是嗎?不過你說的話沒有用吧?我堂堂一個厲少夫人,怎麼可能出去拋頭露麵?再說,就算你說話有用,但我老公也不會願意。”阮沉瑾故作苦惱,話裡話外都是傷心和難過。

“不願意什麼?”厲慎拿著冰袋進來。

白凝星站起來,一蹦一跳地想要過去,卻被厲慎搶先一步走到她身邊,溫柔慢動作地摟住她柔.軟的腰肢:“怎麼亂動?”

“沉瑾說很羨慕我能上節目展示醫術,她也很想去,我鼓勵她勇敢走出這一步,但是她說你會不願意。”白凝星說話像唱歌一樣好聽,婉轉的聲音如黃鸝鳥的叫聲。

厲慎威嚴厭惡的眼神落在阮沉瑾身上,她居然教唆凝星為她出頭?

阮沉瑾安靜地站在門口,看起來像是流浪沒有人要的小狗,厲慎眼底的厭惡收斂了許多。

白凝星靠在他結實的臂膀上,嬌滴滴的牽住他的手:“阿慎,給沉瑾一個機會好嗎?”

“還不快.感謝凝星?”厲慎用下巴隔空點了一下阮沉瑾。

守在門口的阮沉瑾遲疑地看著他們,似乎不相信他們說的話。

厲慎最看不上的就是阮沉瑾這不相信人的模樣,他拿出手機按下宮連赫的手機號,打了個視訊電話。

“哈嘍傻狗,你該不會是改變主意了吧?”宮連赫嘚瑟問道。

厲慎板著臉,一字一句道:“讓軟喵喵做空降嘉賓,合同發過來。”

“哈?!”宮連赫被驚嚇到長大了嘴巴。

當厲慎的鏡頭一轉,她看到逆著光站在門口的軟喵喵更是瞠目結舌,她她她......軟喵喵居然用身體說服了厲慎?

雖然他剛才也想給軟喵喵打電話,想讓她簽下合同,卻沒想到意外來的那麼快!

“宮老闆,是不方便嗎?”阮沉瑾溫柔試探問道。

驚訝的宮連赫連忙收起下巴,激動道:“當然方便!電子合同我現在發過去,軟喵喵先簽字吧。”

阮沉瑾走過去接過厲慎的手機,兩人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微涼的指尖讓厲慎蹙眉,她穿那麼少,是想凍感冒了讓他關心她?

真是心機!

阮沉瑾連合同看都沒看,迅速簽下自己的名字,那速度生怕晚了他們就會反悔。

眼巴巴一心等著看阮沉瑾好戲的白凝星愣了一下,阮沉瑾那連一分鐘都不到就簽完合同的姿勢,是故意激怒她,讓她給她爭取來的機會?!

簽完字的阮沉瑾將手機遞過去,麵不改色道:“厲先生,勞煩你也簽一下字。”

厲慎接過手機瞥了眼,是屬於配偶簽字,他沒有多想,立刻簽下自己的名字。

這是宮連赫為了防止厲慎再一次反複橫跳,讓他崇拜的偶像沒法參加節目設定的。

“OK,合同簽訂好了,下週一先來養老院錄製預告片,慎哥哥,屆時千萬帶上你親愛的老婆我的偶像哦!”宮連赫全然不知厲慎身旁還有個白凝星,隻是甜甜地撒嬌著。

一想到能和偶像共事,宮連赫恨不得高興到起飛。

白凝星瞥向阮沉瑾時,眼底閃過冷意,拉著厲慎的手撒嬌道:“阿慎,我的腳好痛,可以讓沉瑾繼續幫我按腳嗎?但沒有人會離不開誰,所以......她的眼底閃爍著異樣的光芒,渾身散發著開朗,整個人都好像徹底的想明白了,沒有了唯唯諾諾。秦嫂心疼的看著阮沉瑾,她這個少夫人做得有多憋屈,除了她本人外,也就是她這個每日陪著的傭人知道了。可少夫人就好像有魔力一般,不論做什麼始終保持著一股衝勁。書房裡。厲慎認真的盯著電腦螢幕處理工作,忽然,樓下傳來“砰砰砰”的巨響聲。他皺眉不悅的看向門口。厲公館的隔音不差,更彆說有近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