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渾身散發著溫婉,彷彿剛纔出手狠辣的人並不是她。宮連赫激動地和她握手,全然不顧暈到趴在桌上,額頭滿是冷汗的厲慎。“偶像請坐,簽約之前本來有個環節需要測試一下醫術,但從剛才偶像的手法來看,也沒有這個必要了。”宮連赫一臉崇拜的笑容,卻公事公辦的拿起合同:“這是我們節目組的合同,您看一下,要是沒有問題現在就可以直接簽約。”“好的。”阮沉瑾將包包放下來,坐在宮連赫的對麵,認真閱讀著合同。厲慎微眯著眼睛,眩暈...厲慎還沒開口,準備離開的阮沉瑾回頭微笑道:“白小姐,如果我是你,我會趕緊去醫院打封閉針,你的腳是因為穿高跟鞋累到的,距離週一就隻有兩天時間,要是不好好養傷,恐怕隻能坐著輪椅上節目了。”

白凝星的麵色一白,下意識的縮了縮腳。

厲慎立馬公主抱的將白凝星抱起來,嚴峻的臉有了一絲溫柔:“彆怕,我現在陪你去醫院。”

“謝謝阿慎。”白凝星依偎在他胸膛上,笑的甜蜜。

阮沉瑾想給他們讓一條路,卻被厲慎的胳膊硬生生的撞了一下。

肩膀上的疼痛襲來,阮沉瑾安靜的站在原地,直到聽到樓下大門被關上,她眼眶裡的淚水才無聲地滑落。

明明是早知道會發生的場麵,但她親自一遍遍感受,她那脆弱的心臟還是會不爭氣的疼痛。

阮沉瑾邁著猶如灌了鉛一樣沉重的雙腳,回到自己的房間,安靜的躺在床上。

“滴滴。”

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間,阮沉瑾聽到電話響了起來,她踉蹌的抓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軟軟,你還在厲家嗎?什麼時候回來?”安晴擔憂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幽幽歎了口氣:“你就不應該繼續管阮家,他們從來沒有管過你死活,卻要求你如此無條件的付出!簡直喪心病狂。”

“你查到了什麼?”

“阮家最近的經營狀況很不好,最新一季度的財務報表顯示虧空的厲害,就算被厲氏扣下來的這批藥材能賺錢,但也不夠彌補阮家的空洞。”安晴不太想將這調查的結果告訴她。

阮沉瑾也很想知道阮家這些年來,靠著厲氏賺的錢都去了哪裡。

為什麼還像個無底洞一樣?

“軟軟,你現在還在坐小月子,回來養好身體再說吧?”安晴勸說她,繼續留在厲公館,對阮沉瑾沒有好處:“等你養好了身體,想怎麼教訓她們就怎麼教訓,行嗎?”

阮沉瑾嚥了咽口水,眼淚不爭氣的從眼眶流下。

“嗯,週一錄完節目我就回去,厲爺爺對我們看管的比較嚴,暫時不能傷了他老人家的心。”阮沉瑾啞著嗓音。

安晴一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為她抱不平道:“他親孫子都不怕傷了他老人家的心,你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孫媳婦能做什麼!厲慎那王八蛋就欺負你愛他!”

“好啦,後天錄完節目我們去逛街。”阮沉瑾打斷她的話。

安晴歎了口氣:“嗯,那你照顧好自己。”

掛完電話,阮沉瑾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偌大的床她卻隻躺了一角,怎麼看都讓人傷心。

“叮。”

阮沉瑾看著銀行卡入賬的訊息,悲傷的情緒一下被治癒了。

她之所以故意下套讓白凝星鑽,除了是想要賺點錢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免費為阮氏藥業打廣告。

厲慎抱著白凝星一走就是兩天,這兩日阮沉瑾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索要了本次參加節目的老人資料資訊,趁機研究了一些藥丸和藥膳。

週一早上,阮沉瑾穿著一套乾練的運動裝,婀娜的腰身和一對傲人的身姿被緊身的背心襯托出來,黃金比例身材加上貼身的莫代爾柔.軟布料加持,完美的將她身材展示出來,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

阮沉瑾背著揹包,看了眼美名其約來接她的厲慎和白凝星。

“上車。”厲慎冰冷的聲音響起。

阮沉瑾想拒絕,他下一句話又響了起來:“你想被老爺子批,那你現在立刻去打車。”

阮沉瑾抿了抿唇,主動開啟車門坐在駕駛座後麵的位置上:“麻煩你們了,出發吧。”

厲慎從後視鏡瞥了眼阮沉瑾,膚白如凝脂,精緻的五官被遮擋了一大部分,但從那一雙澄澈的眼眸卻能看出她的善意。

她還真是毫不客氣將他當成司機!

“沉瑾,今天和我們一起錄製節目的有五位是開國功勳老將,他們身上都有不一樣的疼痛,他們的資料你還沒看過吧?”白凝星熱情的從副駕駛座上分享資料給她。

阮沉瑾瞥了一眼,白凝星這麼做,不過是想讓厲慎知道她有多麼的溫柔大方,不計前嫌的想要幫助她。

“不用了,宮老闆已經發給我看過了。”阮沉瑾看向車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輕聲笑道:“白小姐這麼喜歡臨時抱佛腳嗎?”

白凝星麵色慼慼然,懸在半空的手尷尬的收回來。

厲慎溫暖的大掌包裹著白凝星的小手,冷冽霸氣道:“不過是走過場的人,不必對她那麼好。”

白凝星一副受傷頗深,乖巧的點點頭後一言不發。

阮沉瑾側著頭累了,剛正視前方,就對上了後視鏡裡厲慎那一副要吃人的眸光,似乎是在責怪她將他的心上人給逗哭了。

很快,阮沉瑾收回視線,假裝沒有看到他的眼神。

滬城城東高階療養院。

黑色的邁巴赫穩穩當當的停在了停車場,阮沉瑾先一步下車,此處青山綠水,環境宜人,就連空氣都透露著大自然的味道。

通過重重檢查,她們帶來的衣物、行李需要單獨檢查,隨後她們本人則可以進入療養院中心。

他們進去後,宮連赫早已經帶領著節目組的人等候多時。

一看到阮沉瑾,宮連赫迫不及待的小跑過來,將早餐遞給她:“喵喵吃早餐了嗎?要是還沒吃,先吃了早餐再拍攝?”

“宮總,這是你的下一任女友嗎?”白凝星一身雪白的連衣裙,腳下踩著中跟皮鞋,一頭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

她站在陽光下像極了剛畢業的青春少女。

厲慎冰冷不悅的眼神瞥到阮沉瑾身上,陡然想起那天她說她有男朋友的話。

宮連赫全然不顧黑著臉的厲慎,更加不理會白凝星,一個勁的獻著殷勤:“喵喵先坐,我和你說一下錄製的流程。”

“我們這一期節目需要錄製三天,雖然是先導片,但也需要在這邊住上一晚,這一片的療養院被我們承包了,再加上參與節目錄製的都是老將,他們的人身安全非常重要,所以全程不能有閒雜人等在這周邊,軟喵喵,你能明白嗎?”

阮沉瑾點頭,一邊剝著雞蛋,一邊聽宮連赫說話。

被晾在一旁的厲慎看著他們談笑風生的模樣,內心劃過一絲不快。

一想到她溫柔剝好的雞蛋可能是給宮連赫吃,他的胸腔處就更加不舒服。

當阮沉瑾將雞蛋剝好時,厲慎疾步走過去,一把搶過雞蛋動作塞進嘴裡。

阮沉瑾詫異地看著粗魯的將雞蛋一口吃下的厲慎,他就那麼餓?

忽然一名小兵迅速跑來。

“宮先生,阮小姐的行李箱裡查到了違禁品,麻煩配合我們去檢查。工具、棒球棒,這些屬於危險物品,我們的頤養院全天24小時有許多保鏢巡邏,根本不會發生危險,若是誤傷了那些老人……這,咱們也不好交代不是?”經理每多說一項,阮沉瑾的頭就低一下。她雙手緊緊地摳著,一個個月牙似的指甲印在她白.皙的手指上顯示著,可她卻好像感受不到疼痛。“那請問可以擔保嗎?沉瑾是第一次參與真人秀,第一次來頤養院,不知道這些規則……”白凝星熱情地詢問。經理麵露難色,遲疑道:“白紙黑字簽字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