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孩子,她在厲公館的兩年多,阮沉瑾每天都生活在厲公館,連孃家都沒有留宿過。“我已經找到地方住了。”阮沉瑾很快說道:“放心,很安全。”秦嫂又把手機按了靜音,征求地看向厲慎。從老一輩的經驗來看,老婆這種回孃家的行為,少爺要是親自去接能很好的化解矛盾。“告訴她,10點前不回來,把她所有的卡停了。”厲慎冷冷說道,把雞湯推到了一邊。秦嫂心裡一驚,阮沉瑾一直生活在厲家,厲家的生活費是她唯一的收入來源,阮家一直都...厲慎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疼痛的太陽穴。

昨晚他去完洗手間忽然聽到二樓房間傳來淒慘的叫聲,這才衝上樓去撞擊房間門,他當時進去的時候,還有個張老爺子,難不成死的是他?

95歲高齡的張老爺子身子骨一直一來都很好,除了一些老人基礎病外,幾乎沒什麼問題,可現在卻一夜間死掉。

難道真的和阮沉瑾有關?

厲慎沒有繼續想下去,拿著手機離開書房。

他剛下樓,秦嫂擦著手恭敬道:“少爺,早膳已經在煮了,您不吃了早膳再走嗎?”

“不用了,一會兒警察來了配合他們就行。”厲慎吩咐道。

秦嫂臉上露出震驚,好端端的警察過來做什麼?

一知半解的秦嫂在上午十點等到了警察魚貫而入的來到二樓房間,將昏迷高燒不行的阮沉瑾轉入警局附近合作的醫院裡,隻要她一醒來,神智清醒就可以問話。

“警察先生,我問一下,我們家少夫人做什麼事了嗎?為什麼要將她帶走?”秦嫂一臉擔心地攔住最後一個警察的去路。

警察公事公辦道:“阮小姐涉嫌謀害他人性命,所以需要帶回去調查。”

“這、這怎麼會?我們家少夫人最是善良……”

秦嫂話還沒說完,警察打斷道:“女士放心,如果阮小姐是清白的,我們一定會還給她一個公道。”

“好、好的!”

警察一走,心神不寧的秦嫂意識到這是大事,她下意識給厲慎打電話,可他電話卻打不通,隻好往厲家老宅那打電話。

“老平,出事了……”

電話一接通,秦嫂立刻喊道。

聽筒那端傳來高傲豔麗的女聲:“秦嫂,出什麼事了?都不聽清楚對麵是誰就亂喊人。”

“小、小姐?”秦嫂腦袋有一瞬間宕機,猶豫糾結的沉默著。

厲臻臻坐在沙發上看著新做好的美甲,不耐煩的催促道:“秦嫂,出什麼事了你說啊?啞巴了?還是這個訊息隻有平叔才能聽?”

“沒、沒有的事。”秦嫂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

少夫人在厲家除了老爺子外,不論是小姐還是夫人,都不待見她。

如果將小姐被警察帶走的訊息告訴她們,恐怕……

雖然是這麼想,但秦嫂擔心阮沉瑾,還是鼓足勇氣開口:“少夫人剛才被警察帶走了,少夫人還發著高燒昏迷不醒……”

“哈?那賤人終於被警察帶走了?該!”厲臻臻嗤之以鼻的偷笑著,毫不在意道:“秦嫂,她到底是真昏迷不醒還是假昏迷不醒?被警察帶走還知道要讓你打電話來老宅,是她自己做了虧心事,想讓老爺子救她是吧?”

“不是的,是我自己……”

秦嫂解釋的話還沒說完,厲臻臻不耐久的打斷:“行了,不管是誰的意思,我都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轉告我爸,就這樣!”

說完,厲臻臻直接將電話結束通話。

她靠在沙發上微眯著眼睛,這個阮沉瑾本就配不上她優秀的大侄子,居然還指望著她們去救她?

“臻臻,剛纔是秦嫂打來的電話嗎?阿慎出事了?”剛才準備出門的郭弼嫻從樓上下來。

厲臻臻挑眉,嫌棄的將秦嫂打來電話目的說出來,末了叮囑道:“嫂子,這事可彆和老爺子說,就應該讓那賤人吃點兒苦頭,要不然總是奢望那些不屬於她的東西!”

“讓誰吃點苦頭?”老爺子沉悶威嚴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厲臻臻和郭弼嫻兩人被嚇了一大跳,臉色瞬間不對勁。”宮連赫興奮的推著在準備藥膳湯的阮沉瑾,說什麼也不讓她繼續在廚房裡待著。阮沉瑾很警惕,笑著搖頭:“我不太喜歡人多的場麵,再說張爺爺要睡了,我將藥膳端給他喝完,他就可以安心睡覺。”“沒事,不差這一會兒。”宮連赫將她推到人群裡。白凝星和厲慎金童玉女的依偎在一起,看到阮沉瑾出來,白凝星拿起一旁的香檳遞給阮沉瑾:“沉瑾,這是果酒,不會醉人,你嘗嘗。”阮沉瑾忽然想到上午換衣服時,白凝星說還有一個驚喜等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