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人丟人嗎?”“阮沉瑾。”厲慎漆黑的眼眸劃過怒意,不知是惱羞成怒,還是不喜那個永遠隻會卑微仰望崇拜他的阮沉瑾變成現在伶牙利嘴的模樣。阮沉瑾苦澀地笑了笑,喉嚨好像吞了一把利刃難受,故作堅強道:“你怕我在公共場合麵前說出和你的關係是嗎?”厲慎沉默,但閃爍的眼眸卻說明瞭她說對了。阮沉瑾的一顆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拿捏住,那無處呼吸讓她白淨的小臉變得更加蒼白,如果她是喜歡炫耀的人,早在他們領證那天起,她就會在各大...他們可以儘情的汙衊、瞧不起她,卻不允許讓彆人鄙夷他。

“哎喲喂!這就受不了了,這點子話就過分了?啊?”安晴擼了擼不存在的袖子,忽然痞笑地打量著白凝星:“和你們這對狗男女做的惡心事情來說,我就說了幾句話你們就這麼玻璃心了?”

“倒是沒看出來你這個小綠茶還挺知道心疼人的,不過和我有什麼關係?狗男女在一夫一妻製而法律社會上是要被譴責的!”

“還是說厲總,你想讓你小時候經曆過的一切讓你的兒子也經曆一遍?嘖嘖,還好軟軟的孩......”

子字還沒有說出口,病房裡的阮沉瑾立刻喊道:“晴晴!”

敏.感的阮沉瑾額間的神經牽扯著她後腦勺,傳來一陣陣鈍痛,她不想讓厲慎知道他們曾經有個孩子。

阮沉瑾的眼眶微紅,一隻手輕輕地放在平坦的小腹上。

這個和她有緣無份的孩子,隻有她和安晴知道就足夠了。

安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轉身將宮連赫的胳膊抬起,從他身旁露出了個腦袋,真誠道歉:“抱歉啊軟軟,我口風緊一點!”

阮沉瑾回了個溫柔虛弱的笑容。

“安小姐,你說的話實在是太難聽了!”白凝星眼淚無聲的劃過臉頰,嬌滴滴的聲音裡哭腔非常明顯:“誰能選擇自己的出生?如果可以,沒有人願意當私生子!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我和阿慎青梅竹馬長大,我們互相喜歡,怎麼不能在一起?”

安晴捧腹大笑:“小綠茶,你給我來這一套是吧?隻有不被愛的人纔是小三?那你去問問法官、問問你的粉絲們,他們讚不讚同你說的這些話啊!”

白凝星搖搖欲墜,麵色白得和透明的紙一般,淚眼朦朧的看著厲慎:“阿慎,我......”

話還沒說完,白凝星直接暈了過去。

安晴嘖了一聲,這說暈就暈的體質還真是好啊,不去當演員實在是可惜了她。

“安小姐,口無遮攔遲早會害了你!”厲慎臉色鐵青,將白凝星公主抱的抱起來,轉身離開時,他冰冷的視線看向病房門口,聲音提高不少:“阮沉瑾,我和凝星好心來看你,既然你不領情,那就少在爺爺麵前嚼舌根。”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餵你......”

“算了,晴晴,我累了,要休息了。”阮沉瑾內心一片淒涼,她不論發生什麼事從來不會主動告狀,即時老爺子問起來,她也是幫忙掩護的那個。

可厲慎他不相信。

宮連赫肅然起敬的看著安晴,一雙漂亮的鳳眼閃爍著星星。

安晴剛要轉身就看到他這花癡的模樣,頓時拉開了兩人距離,不客氣道:“喂!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雖然你剛纔是站在軟軟這邊,但你這花孔雀是那厲狗的朋友,彆來沾邊好吧?”

“為了軟喵喵,我可以和傻狗絕交!”宮連赫毫不猶豫的出賣厲慎。

反正他們的友情可以依靠金錢來往牽連,但像這女戰士一樣的毒舌女人,那可是百年難得一遇啊!

安晴總覺得他的表情很奇怪,怪到讓她下意識的想躲開。

就在這時,安靜的走廊上響起一道青春陽光稚嫩的青年音:“軟喵喵?!她就住在這間病房裡嗎?”

被嚇了一機靈的安晴下意識的跳到宮連赫的懷裡,兩人看著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十七八歲的男孩,異口同聲道:“小子,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得那些,哪裡能叫武術,叫舞蹈還差不多。”“乖兒子,現在知道你爹我沒騙你了吧?咱老祖宗傳下來的好東西你不學,非學這種外來貨乾嘛。走,我現在就帶你去武館報名,你去不去?”“去!我去!”聽著人們的議論聲,樸正昌一張臉黑如鍋底。極道館進入華夏的第一戰,隻怕從此要成為行業裡的笑話!今日所發生的一幕,終究隻能改變在場的這一小部分人的想法,當對大局,起不了什麼作用。並沒有辦法,改變世人對華夏武術的看法。這點,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