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了,厲慎的資訊框還是一片空白。“厲慎那狗男人,到現在也不接電話,他最好已經涼透了要不然我……”安晴摸著阮沉瑾臉上擦出來的紅痕,眼底都是憤怒。這時候,病房的電視插播了一則訊息,螢幕上赫然就是一個高大身影——厲慎。他站在一個優雅矜貴,如同公主一般的女人身側,郎才女貌光芒萬丈,像公主跟王子的童話照進了現實。主持人滿臉的心疼外加姨媽笑報道:第一名媛白凝星收到詛咒信,商界新貴厲氏總裁厲慎貼心陪伴。白凝星,醫...厲慎猩紅充滿了紅血絲的眼睛瞪著阮沉瑾,冰山一樣的臉上滿是汗水,好像他剛洗完澡一樣。

“慎哥哥,那隻能委屈你了!”

宮連赫憐惜的扶著他坐下,揚起了一巴掌,下一秒準備扇過來。

電光火石間,宮連赫的巴掌眼看就要落下來,憤怒到極致的厲慎一閉眼,用力握住宮連赫的手,再次睜開眼時,薄唇吐出憤怒的聲音:“阮沉瑾!”

被怒火充斥著胸腔的厲慎眼不花了,就連不能說話也好了。

反倒是被他擒住了手的宮連赫吱哇亂叫著:“痛痛痛!厲慎!你快鬆開我,痛死我了!我這麼做不也是為了讓你好起來?”

“是為了讓我好起來,還是某人在耍弄你我?”厲慎甩開宮連赫的手,猩紅的眼睛還沒有退去,看著特彆的嚇人。

厲慎鷹隼般犀利的眼神看向門口,但門口早就沒有了阮沉瑾的身影!

這個女人居然敢耍他?

“喂喂喂!軟喵喵就是你爺爺讓你娶的老婆?”宮連赫一臉傷心,他的偶像居然嫁給了厲慎?

厲慎緩了一下,起身邁著長腿疾步離開。

在電梯關門的那一刹那,厲慎迅速衝進了電梯裡。

阮沉瑾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四目相對下,她及時的挪開了視線,好似她遇到的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陌生人。

阮沉瑾白玉青蔥的食指剛要摁1樓按鈕,厲慎立刻用身體擋住,她的手指摁在了他的腹部上,硬硬的觸感讓她耳朵一紅。

“跟我回去!”厲慎黑著臉吩咐:“還有,不準參加這期節目,你一個人丟人現眼不夠,還要拉上整個厲家?”

阮沉瑾抬頭,口罩下的小臉陰沉沉,濕漉漉的眼眸失望的看著他:“錄節目有比出軌的人丟人嗎?”

“阮沉瑾。”

厲慎漆黑的眼眸劃過怒意,不知是惱羞成怒,還是不喜那個永遠隻會卑微仰望崇拜他的阮沉瑾變成現在伶牙利嘴的模樣。

阮沉瑾苦澀地笑了笑,喉嚨好像吞了一把利刃難受,故作堅強道:“你怕我在公共場合麵前說出和你的關係是嗎?”

厲慎沉默,但閃爍的眼眸卻說明瞭她說對了。

阮沉瑾的一顆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拿捏住,那無處呼吸讓她白淨的小臉變得更加蒼白,如果她是喜歡炫耀的人,早在他們領證那天起,她就會在各大媒體宣佈他們的喜訊。

而不是等到現在要離婚了才公開兩人的關係。

“是,你一個小門小戶出來的,學過幾年醫學又能怎麼樣?節目組邀請的都是為國家奉獻過的老將,萬一因為你的失誤而讓人出事,你能怎麼辦?還不是要靠厲家給你擦屁股?”好聽到讓耳朵懷孕的聲音卻夾雜著鄙夷和瞧不起。

阮沉瑾垂眸看著平底鞋,認真聽著他譏諷她的話。

恐怕她是唯一一個被深愛的男人瞧不起,打擊得一無是處的人吧?

他從來不曾瞭解過她,甚至連一個目光都沒有為她停留過,甚至更不會在乎她的感受,輕而易舉的擊垮她的自信!

封閉的電梯室裡,兩人沉默著,厲慎粗重的呼吸聲就在她耳邊,可阮沉瑾卻感受不到幸福,相反他的話讓她誤以為進入了阿鼻地獄,否則為何身心都那麼疼?

疼得她心臟漏了好幾拍,疼得她難以呼吸。

“期待著你的回來,我的小寶貝......”

寂靜的電梯室內忽然響起歡快的手機鈴聲。

阮沉瑾的餘光撇過去,就見厲慎看都沒有看一眼來電顯示,直接接通了電話:“凝星。”

輕柔帶著眷戀的聲音喊出了這個名字,作為情敵的阮沉瑾隻覺得羨慕,羨慕白凝星輕而易舉就能擁有厲慎的溫柔和耐心。

“嗯,節目你不用擔心,我會替你簽下來。”厲慎溫柔安撫她。

阮沉瑾聽不太清楚電話那頭嬌柔的女聲說了什麼,但厲慎的話卻讓她明白,厲慎讓她解約,說她給厲家丟人這些藉口,無非都是想讓她走開,將這條星光大道的路讓給白凝星。

多可笑啊,她的丈夫為了滿足情人,而讓她這個妻子退讓。

“嗯,等我的好訊息。”厲慎講電話時,從始至終都用極其溫柔的聲音。

阮沉瑾定了定心神,將已經跑到眼眶裡的淚水硬生生的逼了回去,一臉倔強的抬頭,繞開他的身體,摁下了1樓按鈕。

見他電話結束通話了,阮沉瑾輕鬆笑道:“厲先生放心,我不會主動解約,並且也不會和厲家有聯係,因為我有男朋友了。”

才緩和的電梯環境登時變成了修羅場,厲慎臉上的笑容還沒淡下來就僵硬在了臉上。

厲慎周身散發著冷意低氣壓,薄唇嘲諷笑道:“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跟三年前一樣犯賤到非要倒貼過去?”

阮沉瑾抬頭看著他冷冰冰的臉頰,她不知道這一張37°的嘴是怎麼說出那麼冰冷無恥的話來!

就因為她愛慘了他,而他不愛她,他就能如此羞辱她?

“叮!”

電梯門緩緩開啟。

阮沉瑾收回視線,冷靜淡定的先一步離開了電梯,她這三年做的所有在他眼裡不過是在犯賤罷了。

厲慎敏銳的捕捉到她眼底劃過的受傷,頓時心頭一陣煩躁。

他大步上前,一把拽住阮沉瑾的手強行拖著她離去。

正在工作的前台們還沒來得及主動和軟喵喵攀談,就看到她被憤怒的厲慎給拖走了!

阮沉瑾被他丟到副駕駛座上,厲慎迅速上車,也不管她到底係沒係安全帶,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飛一般的起步!

“你做什麼?”阮沉瑾皺眉,看著車子行駛在她熟悉的路線上,忍不住發抖,紅唇發白,貝齒無意識的咬著下唇。

她的腦海裡閃過自己躺在一灘鮮血上,無能為力的感受著孩子從她身體流逝。

“你快放我下去!”阮沉瑾軟綿的聲音終於染上了怒意。

厲慎冷笑,餘光瞥到她緊緊地抱著自己,柔弱得像菟絲花似的。

“吱呀——”

一個急刹,阮沉瑾被甩到玻璃上,又重重地落在了椅子上。

“你就那麼饑.渴,無時無刻都想著勾引人?既然你這麼想要,那我就滿足你!”

厲慎停好車子,看著她楚楚可憐,柔弱的模樣,欺身而上,粗魯的扯開她的上衣,另一隻手往她腿上探去。的眼眸劃過怒意,不知是惱羞成怒,還是不喜那個永遠隻會卑微仰望崇拜他的阮沉瑾變成現在伶牙利嘴的模樣。阮沉瑾苦澀地笑了笑,喉嚨好像吞了一把利刃難受,故作堅強道:“你怕我在公共場合麵前說出和你的關係是嗎?”厲慎沉默,但閃爍的眼眸卻說明瞭她說對了。阮沉瑾的一顆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拿捏住,那無處呼吸讓她白淨的小臉變得更加蒼白,如果她是喜歡炫耀的人,早在他們領證那天起,她就會在各大媒體宣佈他們的喜訊。而不是等到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