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子莘 作品

第1章 第 1 章

    

宣告破產了,慕俞沉的姐姐不得已去聯姻,後來慕俞沉接管慕氏集團,重整企業。短短幾年過去,如今的慕氏發展勢頭比之前還猛,旗下的耀起影業更是在娛樂圈舉足輕重,沒人小覷。”“據資料顯示,慕俞沉如今還不到三十歲呢,他能有如今的地位,真正算是年輕有為。”夢薇在耳邊滔滔不絕,舒明煙倦懶地打了個哈欠,扭頭看著窗外的夜景:“你這就是無聊八卦,跟背靠大樹也沒什麼關係。”“怎麼沒有關係,你的劇本如果真能被陳逢敏看上,再...晚上十點半,一場“夜襲敵營”的戲份剛剛拍攝結束,工作人員開始收拾現場。

營帳裡,舒明煙坐在小圓凳上,膝上放著劇本,此刻正握筆在上麵修修改改。

案臺上燭跳躍,將側臉映得通。

寫完最後一個字,對著自己修改的部分仔細琢磨。

郭導在營帳門口和助理代幾句,看到舒明煙喊了聲:“小舒,收工了,你怎麼還在這兒?”

舒明煙抬頭看了眼,忙拿著手上的劇本起上前:“導演,後麵有場戲是春秋歷史上第二次弭兵會盟,楊老師讓我把這段會盟戲的各國大夫辯論臺詞再想一想,看有沒有提升的空間。”

“你們楊老師跟我聊過,想讓宋國大夫向戌的形象,在這次會盟戲份裡能再滿些。”郭導看一眼舒明煙手上的劇本,“你已經在改了?”

“有了點思路,但還不完善,等完全好了再給您過目。”

“行,辛苦你了。”郭導麵欣賞之,又笑著揶揄,“小舒老師最近表現可以啊,楊老師沒在,你自己就能獨當一麵了,昨天給道提出的建議也不錯。等你們楊老師請假回來,我得好好誇誇你!”

舒明煙將額前一縷碎發挽在耳後,不好意思地笑:“導演過獎了,是楊老師平時教的好。”

楊老師是正在拍攝的這部古裝歷史劇《逐鹿春秋》的總編劇,也是舒明煙的大學老師。

舒明煙是P大戲劇影視文學專業在讀學生,即將大四。

幾個月前,在學校裡把自己剛寫好的劇本拿去給楊老師看,想尋求意見。卻因此得了機會,暑假過來《逐鹿春秋》劇組給楊老師做編劇助理。

這幾天楊老師請假,郭導原本覺得舒明煙一個沒經驗的小姑娘撐不起來,沒想到小小年紀見識獨到,對劇本的歷史背景也有很富的儲備量,總能給出讓人眼前一亮的建議,簡直他刮目相看。

郭導:“對了,你自己寫的那個劇本,你們楊老師也推薦給我看了,確實不錯。不過我接下來還有幾部戲要拍,你這麼好的劇本放在我手裡,恐怕要給耽誤下來了。這樣吧,我推薦一個製片人給你認識,陳逢敏,剛出道的時候是我帶的,算是我半個學生。”

舒明煙眉梢一喜,難掩激:“您要把我的劇本介紹給陳製片?”

“我隻負責牽個線,到時候你自己跟遂自薦。很擅長拍攝大主,這兩年出了不品,你這劇本沒準對的口味。最近剛好來城這邊出差——”

說到這裡,郭導停頓兩秒,抬眼問舒明煙,“你會開車嗎?”

“會!我會!”舒明煙忙不迭點頭。

“那就好辦了,明天晚上有個應酬,正巧司機請假了,白天還說讓我給找個司機。我把的微信名片推給你,你自己聯係,就說是我給找的司機。”

正聊著,郭導的手機鈴聲響起。

他掃一眼備注,跟旁邊的助理夢薇道:“今晚的戲拍完了,你和小舒老師先回去休息吧。”

郭導接聽著手機離開,夢薇過來挽住舒明煙的手臂:“走吧小舒老師,郭導都發話了,劇本你回去自己再琢磨,先回酒店。”

舒明煙無語又好笑:“薇姐,郭導是調侃我才這麼的,您怎麼也跟著起鬨?”

夢薇拉著舒明煙往大車的方向走:“郭導是多苛刻的人,他能你一聲小舒老師,就算是打趣,那也證明他認可了你的能力。”

大車剛好剩下後排兩個空位,舒明煙和夢薇兩個人坐上去。

人坐滿了,大車起步,駛往附近的酒店。

舒明煙靠坐在窗邊,按幾下發酸的脖子。

包包裡手機嗡聲震,撈起看一眼,郭導已經把陳逢敏的微信名片推了過來。

夢薇餘往這邊看:“我說郭導認可你的能力,你還不信,看他對你的劇本多上心。”

說到這兒,夢薇低聲音,“陳逢敏雖然和郭導算師生關係,但兩家的經紀公司其實是對家,也就郭導這種惜才的人願意幫你引薦。換別人,就算在手裡不拍,也不能讓對家得了便宜啊。”

“不過話說回來,你的劇本確實更適合陳製片,背後的耀起影業這幾年出了不以為題材的良製作,在這種型別上更有經驗。”

舒明煙眼皮突突跳了兩下,忽地轉頭:“陳製片是耀起影業的?”

對上舒明煙無比震驚的目,夢薇無辜地眨了眨眼:“你不知道?”

夢薇:“也對,我們舒大才肯定平時隻顧著研究作品了,沒關注背後的資本。”

拍拍舒明煙的肩膀,語重心長,“不過以後你想混影視行業,這方麵最好還是多瞭解一下,背靠大樹好乘涼嘛。耀起影業的老闆慕俞沉,也是大名鼎鼎的慕氏集團總裁。”

“聽說慕氏集團幾年前資金鏈斷裂,出現過一次嚴重的經濟危機,險些就宣告破產了,慕俞沉的姐姐不得已去聯姻,後來慕俞沉接管慕氏集團,重整企業。短短幾年過去,如今的慕氏發展勢頭比之前還猛,旗下的耀起影業更是在娛樂圈舉足輕重,沒人小覷。”

“據資料顯示,慕俞沉如今還不到三十歲呢,他能有如今的地位,真正算是年輕有為。”

夢薇在耳邊滔滔不絕,舒明煙倦懶地打了個哈欠,扭頭看著窗外的夜景:“你這就是無聊八卦,跟背靠大樹也沒什麼關係。”

“怎麼沒有關係,你的劇本如果真能被陳逢敏看上,再推薦給耀起影業,那慕俞沉作為幕後大老闆,以後不就是你的大樹了?你提前瞭解一下這棵樹,隻有好沒有壞。”

“你知道這棵大樹長什麼樣嗎?”夢薇神神出自己的手機,“幾個月前我陪郭導參加過一個頒獎典禮,慕俞沉也在場,那值簡直了,碾娛樂圈一大票流量明星!”

找到手機裡存的一張照片,遞到舒明煙跟前。

照片裡,男人站在臺上,一筆的定製西裝,端著男人的沉穩與矜重,不茍言笑,威懾淩人。

他的眼神清清冷冷的,不見半點溫度,雖然隻是一張照片,卻讓舒明煙止不住一哆嗦。

恍惚間舒明煙想起半個月前,楊老師要帶來《逐鹿春秋》劇組學習。

暑假不能回慕家,所以編輯了一條長長的微信訊息,將事來龍去脈匯報給慕俞沉。

《逐鹿春秋》是耀起影業競爭對手的重點專案,卻參與了進去。

懸著顆七上八下的心等了一天一夜,也沒等到慕俞沉的批準。

舒明煙心涼上半截,已經開始想著如何回絕楊老師了。

不料次日一早,收到慕俞沉沒有的三個字:【知道了。】

他一向寡言語,喜怒難辨。

如果不是因為慕俞沉是慕家的掌家人,舒明煙又打小養在慕家,實在很不願意跟慕俞沉打道。

陳逢敏居然也是耀起影業的人。

如果的劇本能讓陳製片看上,那最終也是要和耀起簽約的。

在慕俞沉手底下討生活,那豈不是要一直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舒明煙心突然鬱悶。

-

回到酒店,舒明煙趴在床上給閨慕柚打視訊電話。

糾結著,舒明煙谘詢慕柚的意見:“你說我劇本還要給陳製片看嗎?”

慕柚:“想什麼呢,當然你辛辛苦苦創作的劇本最重要。你選了編劇這條路,以後不是和耀起簽約,就是和耀起的競爭對手合作,你說哪個更容易得罪我小叔叔?”

“再者說,我小叔叔要打理整個慕氏,他才沒功夫管耀起底下的拍攝工作。你的劇本簽給耀起,也不會跟他打道。”

舒明煙仔細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噗嗤笑出來:“你說得對,看來是我想多了。”

慕柚吃了口水果,恨鐵不鋼:“我小叔叔又不會吃了你,你怎麼怕他怕那樣。慕家現在我小叔叔說了算,我還盼著你能拿下他,好擺掉和我大堂哥的婚事呢,結果你慫這樣。”

慕柚搖搖頭,十分惋惜,“你這樣,婚事我看是沒什麼指了。”

提到婚事,舒明煙神淡下來。

親人早亡,自被慕爺爺養著,和慕家長孫慕知衍一起長大,慕爺爺覺得和慕知衍青梅竹馬,很是般配,早早給他們倆許了婚。

等大學一畢業,家裡可能就要張羅著舉辦婚禮了。

慕柚:“你倆還有著婚約呢,慕知衍都在外麵換多朋友了?一個場浪子,花心大蘿卜,這婚事你要是不反抗,那可真就跳進火坑了。”

舒明煙嘆氣:“慕知衍在外麵不著調,在家裡最能哄爺爺開心了。他畢竟是爺爺的親孫子,還是長孫,他對婚事沒意見,我自己反抗能起什麼作用?”

“所以才讓你藉助外力,抱我小叔叔大呀。我小叔叔可是爺爺的老來子,如今又執掌慕氏集團,他在爺爺跟前說話最有分量,不是慕知衍能比的。”

見舒明煙不說話,甚至一臉惆悵,慕柚有些好笑,“又不是讓你追他,不至於這麼為難吧?你就先試著跟他把關係拉近一些,沒事多跟他聊聊天,培養培養,沒準他會願意在婚事上幫你說話呢?”

“我小叔叔外冷熱,他除了不笑,說話比較冷淡以外,其實並不嚇人。你就說從小到大,他對你發過脾氣嗎?”

舒明煙:“發過。”

慕柚:“……”

慕柚原本後麵還有一籮筐勸的話,被這個回答一噎,也想起了那件事。

事過去好幾年了,但姐妹倆都記憶深刻。

那個晚上,是慕柚第一次看到小叔叔發那麼大火,他訓斥了舒明煙,後來連帶著把慕柚一起教育了。

小叔叔罵人很兇的,舒明煙不會記仇到現在吧?

原本好好的聊天氛圍,一下子變得滯且冷凝。

慕柚試探著問:“過去這麼久了,你還放在心上呢?其實他也是為了你好,一下子著急上火了,我記得後來,他是不是又哄你了?”

舒明煙抿回憶了一下,點頭:“算是吧。”

察覺到慕柚的小心翼翼,舒明煙失笑,“我沒記仇,是你問我他有沒有沖我發過脾氣,我當然要實話實說,他發過,超兇。”

慕柚:“……”

又聊了幾句,視訊結束後,舒明煙去浴室洗了個澡。

回來躺在床上,盯著頭頂的天花板,凝神想著慕柚剛才的話。

其實從小到大,慕俞沉也就罵過那一次。

想起來會有點委屈,但也明白慕俞沉生氣是因為沒聽他的話,做了危險的事。

他的出發點,是為了的安全著想。

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慕俞沉對算是比較照顧和關心的。

慕柚說的對,無論如何,還是要跟慕俞沉把關係搞好一些。

不過當年那事以後,對慕俞沉有下意識的疏遠。

後來慕俞沉一心忙著生意,總是獨自住在外麵,也不怎麼理,幾年下來,兩人的流變得越來越,生疏的很。

現在想一下子絡親近起來,其實也不容易。

枕邊手機震了下,手機上彈出今天的微信運步數。

指腹點開,今天的步數排行榜上,慕俞沉23611步,位居第一,佔領了封麵。

舒明煙險些以為自己看錯了。

眨眨眼再看,確實是慕俞沉沒錯。

他一個集團總裁,平時不是坐車就是坐飛機,今天居然走這麼多步數。

舒明煙正要退出來,猶豫了一下,目盯著慕俞沉步數後麵點贊的小心心。

指腹一點,給慕柚發微信:【你說讓我和慕俞沉搞好關係,我剛才微信上主他了】

小柚子:【???】

舒明煙:【我給他微信步數點了個贊】

把點贊的截圖發過去。

舒明煙:【好度 1】

小柚子:【……】往附近的酒店。舒明煙靠坐在窗邊,按幾下發酸的脖子。包包裡手機嗡聲震,撈起看一眼,郭導已經把陳逢敏的微信名片推了過來。夢薇餘往這邊看:“我說郭導認可你的能力,你還不信,看他對你的劇本多上心。”說到這兒,夢薇低聲音,“陳逢敏雖然和郭導算師生關係,但兩家的經紀公司其實是對家,也就郭導這種惜才的人願意幫你引薦。換別人,就算在手裡不拍,也不能讓對家得了便宜啊。”“不過話說回來,你的劇本確實更適合陳製片,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