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初次交鋒 二

    

揮棒,是藝術品。她的動作行風流水,又快又好看,幾乎沒怎麽看清楚,她的手術卻已經完成了。“好了,把他送到一號觀察室。”盛風華一邊手術刀收起來,一邊吩咐著身後的助理。吩咐完後,她直接出了手術台,換下了手術服。最近基地裏受傷的人多,一連做了好幾台手術,就算是鐵打的人,早也累了。所以,在換下衣服洗過澡之後,盛風華直接靠在換衣間的牆壁上睡了過去。然而,就在她剛睡過去的時候,一個高大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白飛飛那吃驚的表情落在盛風華的眼中,讓她心中好笑?她抬頭看了對方一眼,笑著開口:“白醫生,你人真好。”

此話一出,白飛飛直接愣住了,呆呆的看著盛風華。她人好?這盛風華果然是傻子,竟然她人好。

不過確實,她是好人。

至少在司戰北的麵前,她是個好人。

白飛飛心中得意不已,臉上也隨即露出了笑容,正想什麽卻又聽盛風華道:“昨如果不是白醫生突然開口話,把春梅嫂子嚇了一跳,估計我今也不用在醫院裏躺著了。”

“你什麽?”白飛飛睜大了雙眼,看著盛風華,簡直不相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盛風華這是做什麽?是在向司戰北告自己的狀嗎?

她,她竟然學會告狀了?誰給她膽子?難道是司戰北?

想著,白飛飛再次看向司戰北,看到的卻是他的一張冷臉,一副不悅的樣子。也不知道他這不悅是針對她,還是盛風華。

不過,她猜,十有**是針對盛風華的。畢竟大院裏誰不知道司戰北不喜歡盛風華,所以她不悅的一定是盛風華而不是她自己。

盛風華把白飛飛的吃驚看在眼中,裝出一副困惑的樣子,微微側頭看著司戰北,問道:“老公,我的不夠清楚嗎?”

她的表情既然無辜又懵懂,一下子就撞進了司戰北的心裏,讓他那一向堅硬如鐵的心,驀的軟了一下。

再加上她的那一聲‘老公’讓他心中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清楚!”不由自主的,司戰北迴答了盛風華的話。

而此時,白飛飛卻是更加的震驚了,她瞪大著一雙眼睛,看著盛風華。她剛剛聽到了什麽?盛風華竟然當著她的麵喊司戰北老公?而且,司戰北也沒有不悅?

今太陽打西邊出來吧,還是今她產生了幻覺了。

“我也覺得很清楚。不過,白醫生沒聽清楚,不會是耳朵有問題吧。”盛風華煞有介事的道。她一邊著,那目光一邊落在了白飛飛的耳朵中,好像真的懷疑她的耳朵有問題一樣。

聽著盛風華的話,感覺到她的目光,白飛飛氣得不行,剛要發火。可一想到司戰北還在這裏,又生生的忍了那下怒火。

隻不過那憋屈的樣子卻落在了盛風華的眼中,讓她心中暢快得不行。她現在還是傷員,做不到手撕白蓮花,可語言上的刺激還是可以做到的。

她不是想在司戰北的麵前裝好人,裝白蓮麽,她就讓她裝個夠。那副想發作,卻又不敢發作的樣子,看得真是爽快啊。

好一會兒,白飛飛才壓下心中的怒意,臉上再次攏上的笑顏,道:“嫂子,我耳朵沒問題。”

“哦,沒問題啊。”盛風華故意拖長了音調,明顯的就是不相信對方的話,讓白飛飛再次惱得不行。

原本,她就是因為聽了司戰北來了醫院,所以才特意來刷存在感的。現在,存在感是刷了,卻也成功的把自己給氣倒了。

如果不是司戰北還在這裏,她絕對發作了。

可眼下,卻隻能忍著。那憋屈的味道,可真真不好受啊。次看向司戰北,看到的卻是他的一張冷臉,一副不悅的樣子。也不知道他這不悅是針對她,還是盛風華。不過,她猜,十有**是針對盛風華的。畢竟大院裏誰不知道司戰北不喜歡盛風華,所以她不悅的一定是盛風華而不是她自己。盛風華把白飛飛的吃驚看在眼中,裝出一副困惑的樣子,微微側頭看著司戰北,問道:“老公,我的不夠清楚嗎?”她的表情既然無辜又懵懂,一下子就撞進了司戰北的心裏,讓他那一向堅硬如鐵的心,驀的軟了一下。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