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的擔心

    

風華覺得空氣都清新了很多。雖然,她前世是一名醫生,可對於醫院的氛圍卻並不怎麽喜歡,太陰沉了些。醫院門口有直接到部隊的公交車,兩人坐了上去後,不到半個就回到了部隊,回到了兩人的家。“司營長,回來了。”“司營長好。”“司營長,你回來了。”“司營長,今沒去上班啊。”看到司戰北,家屬院的人都親切的打著招呼,至於走在她身後的盛風華卻是沒有人問一句。看到這種情況,司戰北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轉頭看了盛風華一眼...盛風華卻是彷彿沒有看到白飛飛那難看的臉色一般,抬頭對司戰北道:“老公,你不是還有工作要忙嗎?去忙吧。有白醫生在這裏,我不會有事的。”

白飛飛一聽盛風華趕司戰北離開,第一念頭就是想跟著一起離開,然後與他路上話。

可聽到盛風華後半句話的時候,她又改變主意了,道:“是啊,司營長,有我在這裏,嫂子不會有事的。”

因為,她打算等司戰北走了,好好的教訓盛風華一頓,讓她為剛剛的那些話付出代價。

卻不知道,盛風華也有自己的打算。之前司戰北在這裏,她就算擠兌白飛飛什麽的也得悠著點。可隻要他一走,她就可以放大招了。

可惜司戰北卻不能體會到盛風華的想法,聽了她的話後,看了一眼白飛飛,卻並沒有離開,而是道:“不急,你睡了我再走也是一樣。”

其實司戰北是擔心他一走,兩人再次發生衝突,而盛風華不是白飛飛的對手。誰讓盛風華給人的形像一直是個軟包子呢。何況,她現在還受了傷,更不會是白飛飛的對手了。

盛風華聽了司戰北的話,眨了眨眼。是她的錯覺嗎?她怎麽覺得他在擔心自己?

不過,她還是不願意對方留下來,所以接著道:“沒事的,你去忙吧,我能保護好自己。”

司戰北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身上的那些綁帶上。很顯然,他不相信盛風華的話。

盛風華無語了,看了自己身上綁著的那些東西。好吧,她的身體其實已經沒什麽事了,可現在這副樣子也確實讓人不放心。

原本她是打算好好的收拾一下白飛飛的,可現在看著司戰北那擔心自己的樣子,又不忍他再擔心了。

罷了,罷了,收拾白飛飛以後有的是時間,她現在還是好好養傷,免得眼前的男人擔心。

於是,盛風華不再話了,而是直接閉上眼睛睡覺。

白飛飛一看,臉色一黑。剛剛她還打算等司戰北走了好好的教訓一下盛風華這個不知高地厚的鄉下丫頭呢?

現在,她竟然睡覺了。

她這是在耍著她玩呢。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白飛飛再次被氣得不輕,胸口上下起伏得厲害。司戰北把白飛飛的表現看在眼中,臉色更冷了。

同時也為自己選擇留下來而感到慶幸。

他早就知道白飛飛不是什麽好人,果然如此。

盛風華睡了,白飛飛也不好意思多呆。雖然她是衝著司戰北來的,可也不能做得太明顯。而且盛風華還在,她也覺得膈應得慌。

於是,她隻得起身離開。

待到白飛飛走了,原本熟睡了的盛風華突然睜開了眼,正好對上司戰北那探究的目光。

不由有些尷尬,輕輕的咳了一聲後,道:“她走了,你去忙吧。我一個在這裏,沒事。”

“你?”司戰北被盛風華抓包,也有些尷尬。好在他臉皮比較厚,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看著她想什麽,最後卻沒有出來,隻交待道:“你好好休息,我晚一點再來看你。”

“好!”盛風華點了點頭,目送著司戰北離開。和別人一樣。“有事?”司戰北彷彿沒有看到李春梅的尷尬一般,淡淡的問道。“聽風華回來了,我來看看。”李春梅不愧是八麵玲瓏的人,雖然自己被司戰北抓包了,卻是隻是尷尬了一瞬間,很快就恢複了常態。“進來吧。”司戰北掃了李春梅一眼,越過她開啟門。屋子裏,盛風華剛洗完衣服,正準備端出去曬時,就看到司戰北帶了一個女人進來,不由微眯了眼,朝著對方看去。當她認出對方是造成前身摔下樓梯並死去的禍首之一時,目光不由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