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還要喂飯?

    

著,就那樣直勾勾的看著整片的藥田,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腳都有些酸了,這才眨了眨眼睛,再次看向了那片藥田。藥田還在!她不是在做夢,這片藥田是真的。這個念頭在腦中一出現,盛風華已經顧不得腳酸,直接邁開步子朝著那片藥田奔去了。狂奔至藥田,盛風華伸出了手,輕輕的撫摸著那些藥草,心中的喜悅無法言。她甚至還動手采了幾株,拿在手裏又看又聞,彷彿這些東西是她的至寶。盛風華圍著藥田轉了一圈...司戰北聽言,看了盛風華一眼,然後道:“我就在外麵,有什麽事喊我一聲。”

完,他就出去了。

其實,不隻盛風華不自在,他自己又何嚐不是有些尬尷。哪怕兩人是名正言順的夫妻,可最終還是沒有跨出那一步。

不過想到盛風華那不自在和害羞的樣子,司戰北還是忍不住的勾了勾唇。看得出來,她的這位妻子沒有像以前那樣排拆他了,這是一個好現象。

盛風華臉色緋紅的看著那關上的門,想到司戰北就站在門後,她的臉色又紅了幾分。

活了兩世,她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抱著,那種感覺真是既害羞又甜蜜。

伸手,盛風華拍了拍自己的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才解決掉自己的生理問題。

解決完問題後,盛風華開啟了門,走了出去。

司戰北看著,腰身一彎,又打算來抱她。可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麽的,盛風華一個閃身就避了開去,然後飛跑著回到了病床前。

沒能抱到盛風華,司戰北微微愣了愣。抬頭就看到那原本受了傷的妻子跑得飛快,那動作壓根看不出來受過傷。

這是怎麽回事?

盛風華從樓梯上摔下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受傷也是千真萬確的。而且醫生告訴他,傷得還不輕。

按理,她的傷應該沒有那麽快好纔是。

可剛剛她的反應,她的動作卻無一不是告訴他,她身上的傷沒事了。

司戰北想不明白,微微皺起了眉頭,往盛風華走去。走到她的身邊,目光落在了她腿上,然後問道:“你有腿沒事了?”

盛風華聽言一愣,低頭朝著自己的腿看去。之前她還沒注意,現在司戰北這麽一問,她纔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空間裏的時候,她能走也能跑。

所以,她的腿是真的沒事了?

想著,盛風華手一伸,就準備去拆紗布,她想看看究竟是怎麽回事?

“你幹什麽?”司戰北看到她的動作,猛得抓住了她的手,問道。

“拆開看看啊。”盛風華想也沒想,直接回道。之前孫琳換藥的時候,她明明記得傷口還沒好啊,可為什麽她走路的時候竟然不疼呢?

“等下醫生來了再拆。現在,先吃飯。”司戰北淡淡的著,鬆開了盛風華的手,轉身把飯盒拿了過來。

盛風華想了想,點了點頭。腿不疼了是好事,她就可以出院了。所以看不看都無所謂了。

於是,她伸手正要接過飯盒,卻聽司戰北道:“需要我餵你嗎?”

此話一出,盛風華臉色不由一紅,想到中午他不僅餵了自己吃飯,還把自己的剩飯吃了,心中總覺得怪怪的。於是,她飛快的搖了搖頭,道:“不用,我自己能行?”

完,她直接接過司戰北手上的飯盒,自己吃了起來。

司戰北看了盛風華一會兒,看著她自己吃著沒問題,這纔拿出自己的那一份吃了起來。

他雖然吃著自己的飯,可那目光卻不時的關注著盛風華,生怕她個什麽不適。

好在,盛風華直到把飯吃完了,都沒有表現出來不適,他這才放下心來,暗自決定一會找個醫生過來看看,看看究竟是什麽情況。迷彩,顯得他身形更加的挺拔與沉穩。他逆光而來,神情嚴肅,給人一種冷銳的感覺。盛風華看著男人朝自己緩緩而來,怔怔的忘記了反應。待到男人走到到了病床前,她終於看清了他那俊美無雙的臉,爾後震驚不已。怎麽是他!司戰北站在病房前,看著盛風華震驚的樣子,微微皺起了眉頭。“你怎麽樣,好些了嗎?”聽到聲音,盛風華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了司戰北一眼,道:“好多了。”司戰北的目光在盛風華的臉上,淡淡的掃過,眼中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