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幹什麽?

    

梅嫂子嚇了一跳,估計我今也不用在醫院裏躺著了。”“你什麽?”白飛飛睜大了雙眼,看著盛風華,簡直不相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盛風華這是做什麽?是在向司戰北告自己的狀嗎?她,她竟然學會告狀了?誰給她膽子?難道是司戰北?想著,白飛飛再次看向司戰北,看到的卻是他的一張冷臉,一副不悅的樣子。也不知道他這不悅是針對她,還是盛風華。不過,她猜,十有**是針對盛風華的。畢竟大院裏誰不知道司戰北不喜歡盛風華,所以她不悅的...吃過飯後,司戰北趁著洗碗的功夫,去找了一趟醫生,把盛風華的情況了。醫生一聽盛風華的情況也有些意外,跟著就來的。

孫琳是和醫生一起來的,正好她今值班,而且盛風華又是她負責的病人。再加上上午的時候,兩人相處得還算愉快,她一聽盛風華這邊有事,就直接跟過來了。

“風華,你怎麽了?”走到盛風華的病床前,醫生還沒有開口,孫琳就先開口問了起來。

“沒事!”看到孫琳,盛風華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真的沒事?”孫琳聽了這話,仍舊有些擔心,目光落在她的手和腿上。看著紗布綁帶什麽的都還在,這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真的沒事。”看著孫琳那擔心的樣子,盛風華的心中微暖,指了指自己的腿,道:“我之前試了一下,能下地走路,也感覺不到痛,所以想問問你們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盛風華的話一完,孫琳還沒開口,一旁的醫生就先開口了,問道:“你身上不痛了?確定?”

“確定!”盛風華點頭,她是真的不痛了的啊。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可事實就事實。

然而,她的確定兩個字,卻讓醫生震驚了,道:“你昨送來的時候,可是傷得不輕,除了手和腿,腰部也受傷了。你真的沒事?”

盛風華什麽也沒有,而是當著醫生的麵,動了動腰。動的時候,她臉上的表情很平常,沒有一絲痛苦的樣子。

這下,醫生總算是相信了盛風華的話,道:“估計你的自我恢複速度比較快。如果這樣的話,那明你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謝謝醫生了。”盛風華高興不已,向醫生道了謝。

醫生確定盛風華真的沒事後,就離開了病房。倒是孫琳被盛風華留了下來,幫她拆腿上的紗布。

紗布拆開,之前換的藥還在,可盛風華的傷口卻是已經癒合了。

看到這個,司戰北的目光閃了閃,那看著盛風華深思了起來。

至於孫琳,更是吃驚不已。之前盛風華身上不痛的時候,她還不相信。這會看到這已經癒合了的傷口,總算是信了。

紗布拆掉,盛風華身上舒服多了。想著第二就能出院了,臉上的笑意是怎麽止都止不住。

待到孫琳離開,病房裏就隻剩下司戰北和盛風華兩個人時,司戰北看著那一臉笑意的妻子,問道:“就這麽高興?”

“廢話,要出院了,能不高興嗎?如果現在不是下班時間,我現在就想回家了。”

“回家?”司戰北默默的念著這兩個字,看著盛風華,眼中劃過一道柔光。她已經把那裏當家了嗎?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

盛風華沒有注意司戰北的神態,完後看著色不早了,想到他之前坐著睡著了的事情,道:“我在這裏也沒什麽事了,你回家休息吧。”

話完,好一會兒都沒有聽到司戰北的回答,盛風華有些狐疑,正想看看怎麽回事之時,就感覺到床身一矮,一個黑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你要幹什麽?”睜開了眼,看著司戰北抬步朝自己走來,看著他那張冷如冰霜的臉,不知為何心跳快了幾分。直到他站在了自己的床前,她的心還在砰砰直跳。怕司戰北發生自己的異樣,盛風華有些不自在的別開了眼。好在,司戰北正在放東西,並沒有發現盛風華的異樣。他把食盒放下後,這才轉頭看著盛風華,道:“要先上個洗手間嗎?”盛風華猛得點頭,點完頭之後,才發現對自己這話的人是誰,於是臉忍不住的紅了起來。他的意思是要扶她去上洗手間嗎?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