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生醫院 二

    

她騙了,怪不得以前他讓盛風華多與她走動,盛風華不願意,原來她和別人一樣。“有事?”司戰北彷彿沒有看到李春梅的尷尬一般,淡淡的問道。“聽風華回來了,我來看看。”李春梅不愧是八麵玲瓏的人,雖然自己被司戰北抓包了,卻是隻是尷尬了一瞬間,很快就恢複了常態。“進來吧。”司戰北掃了李春梅一眼,越過她開啟門。屋子裏,盛風華剛洗完衣服,正準備端出去曬時,就看到司戰北帶了一個女人進來,不由微眯了眼,朝著對方看去。當...司戰北在的時候,他們還會多少收斂一點。可司戰北一離開,她們就變本加厲了。這不,昨司戰北剛接到通知出任務去了,那些人女人就來找她麻煩。

盛風華早就知道那些個女人看自己不順眼,也是能躲就躲。可偏偏家裏沒什麽吃了的,隻得出門去買。

卻不想,一出門就碰到了司戰北的頭號愛慕者,白飛飛。

白飛飛是部隊裏的一名軍醫,不管是長相還是家世都是一等一的好。她早就把司戰北看中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卻不想半途殺出了盛風華這麽一個程咬金。

如果換成別的比她家世好的人,白飛飛或許還會死心,可偏偏盛風華處處不如自己,更重要的還是一名村姑。

這讓白飛飛一時如何接受得了。

可她又不敢找司戰北的麻煩,隻好為難盛風華了。

這不,盛風華來部隊的第一,就和她對上了。也從大家的口中知道了,白飛飛與司戰北纔是大家看好的一對。而她,就是那個拆散他們的三。

對於三,盛風華是痛恨的。哪怕她從生長在農村,也知道破壞別人的感情是不對的。為此,她一直覺得愧對白飛飛。

再加上,她又是軟綿的性子,還自卑。連自己的丈夫司戰北都不敢正眼瞧一下,何況在麵對別人的時候。

如此一來,別人就更看不上她了。何況,欺軟怕硬是人們的常態,她這麽一個來自農村,又搶了大家心目中的男神,還有一個白飛飛在旁邊扇風點火,想不受委屈都難。

盛風華又是一個心思重的,受了委屈也不會,身為丈夫的司戰北每又很忙,根本沒注意到這情況。他隻知道盛風華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愛出門,卻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時候,大院裏的其他人一挑撥,司戰北就對自己的妻子有些意見了。看著她的臉色也越來越冷。

這下好了,原本盛風華就因為司戰北受了委屈,他不僅不安慰她,還給她冷臉,讓她徹底的怨上了司戰北。

兩前,也不知道她哪根筋出了問題,與司戰北大吵了一架,司戰北摔門而出。

兩人吵架的事情很快就被大家知道了,於是對盛風華的態度越發的不好了。

如果以前大家還顧忌著司戰北,可自從吵架之後,讓大家就再也不顧忌了。因為大家覺得司戰北也看不上她這個妻子。

如此一來,隻要她一出門,就有人來找麻煩了。

昨,她出門的時候,先是碰到了同一棟樓裏住著的副營長的愛人李春梅。李春梅是個城裏人,在鎮上的學教書,也算是一個文化人。

打盛風華一來到這家屬院,李春梅就看她不順眼。

開始的時候,盛風華還不知道她的敵意從何而來,後來一打聽才知道,李春梅討厭她,隻是因為前不久李春梅的丈夫和司戰北同時列為了營長的候選人,最終上位的卻是司戰北。

這不,李春梅直接就把司戰北給恨上了,也恨上盛風華。為此,處處給她下套設絆子,還聯合其他軍嫂孤立她,詆毀她。極,拿著單子想還回給盛風華,卻聽她道:“嫂子,這單子就不用再還給我了,給我錢就行。”完,盛風華又看了一下牆壁上的掛鍾,已經九點多了,再不去買菜都要散集了,於是拉著李春梅站起身來,道:“嫂子,我這就跟你回去拿錢吧?一會我還得去集上買點菜,這家裏什麽吃的都沒有,嫂子肯定不會希望我去你家吃飯吧?”麵對如此直接的盛風華,李春梅還能什麽,除了自己生氣外,什麽都做不了。盛風華可不會管她那麽多,直接拉著她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