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冷水降火

    

一個白飛飛在旁邊扇風點火,想不受委屈都難。盛風華又是一個心思重的,受了委屈也不會,身為丈夫的司戰北每又很忙,根本沒注意到這情況。他隻知道盛風華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愛出門,卻百思不得其解。這個時候,大院裏的其他人一挑撥,司戰北就對自己的妻子有些意見了。看著她的臉色也越來越冷。這下好了,原本盛風華就因為司戰北受了委屈,他不僅不安慰她,還給她冷臉,讓她徹底的怨上了司戰北。兩前,也不知道她哪根筋出了問題,...司戰北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冒著吵醒盛風華的危險,好不容易把她推開,然後逃出了房間,衝進了浴室衝冷水澡去了。

他一連衝了兩遍,內心的欲-火這才慢慢了降了下來。

換好衣服出來,司戰北再也不敢進盛風華的房間了,坐在沙發上看起書來。

沒有了人形抱枕,盛風華不適的翻了一個身,嘴中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麽,又沉沉睡去。

待到她睡醒,已經是半下午了。

盛風華從床上爬了起來,出了房間,看了一眼仍舊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司戰北,進了浴室刷了個牙,洗了把臉。

“你沒去上班?”盛風華在司戰北的對麵坐了下來,問了一句。上午的時候,她沒問是以為司戰北請了半假接她出院。

可下午他仍舊還在家裏,這倒讓她有些意外了。從前身的記憶裏來看,司戰北可是個大忙人,就算是雙體日也是常常見不到人影的。

所以,今他竟然一整都在家裏,倒是讓她覺得有些反常了。

“上麵放了我一的假。”司戰北抬頭看了盛風華一眼,解釋道。

“哦。”盛風華點了點頭,沒有再話。而是開始打量起整個客廳來,現在她是主人了,這家裏得好好的佈置一下。屋子裏缺的東西,她打算第二去買回來。

為了怕自己忘記,盛風華決定記下來。於是,她抬頭看了司戰北一眼,問道:“家裏有紙筆嗎?”

“有,我去給你拿來。”司戰北也沒問盛風華要做什麽,把手上的書下放,直接進了房間把紙和筆拿了出來,遞給了她。

接著東西,盛風華彎下腰,在茶幾上寫了起來。

寫了整整半張低,才把要買的東西寫完。

“你寫的什麽?”司戰北一直坐在旁邊,看著盛風華寫完了,這才問道。

“家裏要添置的東西。”盛風華一邊著,一邊把寫好的紙遞給了他道:“你看看,還缺什麽,我明一起去買回來。”

司戰北接過紙張,沒有話,而是認真的看了起來。還真別,盛風華寫得字很漂亮,根本看不出來她是一個沒有讀過書的人。

等等,沒有讀過書,她怎麽會寫字?而且還寫得如此的好看。那一手行楷,如行雲流水一般,好看極了。

想到盛風華沒有讀過書,司戰北看著這手漂亮行楷,又覺得有些怪異,抬頭看了她一眼,想問什麽,最終還是什麽都沒有問。

罷了,盛風華身上肯定有秘密,隻是她不,他也不問。

看完盛風華寫的清單,司戰北又加了幾個字。

盛風華靠近一看,寫的是衣服。有些不解的抬頭看了司戰北一眼,就聽他道:“你得添置幾套衣服。之前一直陪你去買,都沒時間。正好明有空,我陪你一起去把東西買回來。”

“你要陪我去?”盛風華整個人都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司戰北,道:“你不用上班?”

“休假!”司戰北淡淡的吐出兩個字,然後把紙張還給了盛風華後,起身又進屋去了。盒,是兩人的午餐。司戰北把東西放在床頭櫃上,把裏麵的飯盒拿出來,正準備遞給盛風華。隻是在看到她手上纏著的紗布時,停了下來。他轉身拿了一雙筷子,看了盛風華一眼,道:“坐過來一點,我餵你!”“……”盛風華一臉震驚的看著司戰北,她一定是聽錯了。對,一定是聽錯了。“這樣看著我做什麽?”司戰北被盛風華那震驚的模樣弄得莫明其妙,問道:“你不餓?”“餓!”怎麽可能不餓呢?從昨到今,她已經兩一夜沒吃東西了,早就餓...